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站关注

读南师书偶记

时间:2018-10-28  来源:  作者:子规

作者:子规

 

哭笑不得

南师最后一次带毕禅七,去而复返,大笑复大哭,偶得于视频,心中震撼不已!六十年代台湾有一个复兴中华文化运动,当年从小读四书(没有读五经),有不少人大学、中庸会背诵,论语、孟子朗朗上口。初高中很多人读古文观止,东莱博议;贞观政要也流行过一阵子。大学时有一好友带一副大眼镜,谈什么话题他都能扯上"子曰",真是半部论语混天下,大家改称他"子龟"。他介绍了我们几位朋友看《论语别裁》,这是第一次接触南师的书,以后读《圆觉经略说》,《金刚经说什么》,一路读下去,一幌竟已四十多年。我常开玩笑南师著作是改变人生的书,日后执业有很多可以赚钱的机会,想想就都算了,也是福气。南师博通古今,半是根器半是遭遇。他生前以没有一个成器的学生为憾,大家正愁传薪无人,没想到有人抢着接棒,但接的是财产权,不是文化传承,甚是有趣!当年考托福去补习,英文未必学好,很多补习班的笑话倒记住忘不了。读南师书也容易犯这个毛病,一不留神就取其嘻笑糟粕,反而忘其做人精髓。往往只记得故事中的彗黠,而忘了背后深刻的点醒。有一官员某读书不求甚解,认字看书往往走神,认钱一流,死后见阎罗,阎罗以其太贪令转世为狗,某乞当母狗。阎罗奇而问之,为何要当母狗?某答:忘了曾读南师那一本书曾有引用,临财母狗得,临难母狗免,故愿当母狗;其人彗黠如此,令人哭笑不得。南师传薪无人,不过想传薪资倒不乏人,也聊胜于无。如此会错意古已有之,倒不必强说人心不古。南师不喜讲神通,但偏偏有人喜欢穿凿附会,且越标榜接近他的人越喜欢。近日有一南师2003年打印的捐赠书广为流传,据说是当年一位台湾有心人士专程来上海看南师,受托撰写后打印的,字型是繁体中文而非简体中文,而该繁体字型是2007年之后在大陆才开始有的。时空穿越,光怪陆离,洒脱如南师,身后也难免身不由己,难怪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四希堂

南师常挙中庸所述,博学、审问、慎思、明辩、笃行以勉人读书。多年前流行过一阵子梅花党,谓国民党曾存美国银行几千亿美元,由党国大老陈立夫先生托管,并提出中华民国三十七年九月财政部长孔祥熙开具的证书,以实其说。有某人谓已取得立夫先生捐赠书,只需出一千万美元即可朋分云云。有人辗转问我能否帮忙,我看过证书后告诉他,我真的很想帮忙,不过当时的财政部长应是王云五,而且民国三十七年的证书不该出现"华"的简体字,能不能麻烦您认识的这位孔部长去换张证书来?此君乃悻悻而去。后与立夫哲嗣泽宠夫妇聊此奇遇,他说家父当年如真能保管到十万美金,也就不必潦倒在美国养鸡了,说毕彼此大笑!其实博学丶审问、慎思、明辨,对做真学问很重要,对做假文件也很重要!稍不审慎,就露马脚。近日有某号称南师传人展示于媒体的南师2003年捐赠书,打印字体是2007年才有的转换字型,其"看走眼"不遑多让于临财母狗得!至于彼捐赠书措词粗鄙不驯,近乎自吹自擂,"五十年乃至百年后想看我南怀瑾书的人"云云,稍通文墨之谦谦君子断所不为,岂能邀南师法眼!至于所谓"永续经营使命"云云,出于商贩市侩之口固不足奇,而视成住坏空无常之修行人,岂在乎书局经营永续?捐赠书太小看南师了!闻该应卯写者自承与南师素眛平生,可能意在恭维,然画虎不成,反陷南师于不义矣!前些时参加一饭局,某人展示王羲之手书陶渊明桃花源记,众人赞叹啧啧称奇,在下忝在座不免附合,也甚称奇;不知陶作桃花源记时,羲之早已作古,如何竟能得此真迹?无奇不有,去年号称出土一批战国时代竹简,以行书书写于上,而行书始于汉末兴于宋,于战国竟能出土,自然也希罕之至。如乾隆再世,对此四件今古奇观该不要成立个"四希堂"了!不过标榜以王羲之桃花源记真迹纪念书圣,以财政部长孔祥熙制作民国三十七年的证书保管上千亿美元,和以2007年才有的字型制作出2003年南师的捐赠书,字体美则美矣,难免不伦不类,恐难邀识者一哂!南师作古不远,笃行之士,当可慎思明辨,殊不必强解为神通。

 

世有耶稣、然后有犹大

有人说耶稣就是最早的共产党员,他和门徒吃住在一起,过着人民公社的生活,所有的钱交给一个人管,这个人就是犹大。有人说,耶稣是神,犹大跟他这么久,怎么看不出犹大最后会出卖他?这个神未免有点差劲吧!会不会令人哭笑不得。其实弥赛亚到处都有传说,也到处有人自封弥赛亚。但如果没有耶稣被出卖钉在十字架上,基督教可能在耶稣老死后就结束了,不可能千古流传。有时现实、宗教、历史和人性的诡异穿插,往往超出想象。南师会把挂单的地方叫做人民公社,殊有深意。南师书中记载有一年他去某荒山顶,见有一道人铁帽,已不知留存几百年了。设想该铁冠道人身边若有个犹大,说不定铁冠道人的故事就能留传下来了。

 

阿底峡尊者

藏传佛教的大修行人阿底峡尊者当年跟随者经常上百人,其中有大学问家、修行人、也有小偷、妓女、诈欺犯,浩浩荡荡,漪屿盛哉,有点像马戏团,周游藏地百余小国,国王都奉为国师。一日游某国,国王隆重设宴款待,搬出金银器皿,当中有某弟子受不了诱惑,一时技痒,不时的把金器纳入囊中,侍卫告诉国王,国王嗔怒质问:大师,这些人跟您这么久,怎么还当着你的面干这种勾当!阿底峡尊者也不羞恼,笑着回应:这就是众生呀!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斯亦身教。我等众生也未必更高明,其勉乎哉。

 

遗嘱

近世佛教大师圆寂遗言(偈语)较有名的有弘一大师的悲欣交集,广钦老和尚的无来无去,而印顺长老、妙境长老竟然任何遗言也无。南普陀妙湛大和尚念兹在兹的勿忘世上苦人多,则感人甚深。如果一个修行人,生前或临终不忘交代财产,可以说是白修了。如果一个凡夫俗子死后子女争产打成一团,甚至闹出人命,也可说遗害人间了。南师往生,子女决定将其所有有形无形财产悉数捐作公益,乃遵奉南师天下为公法教,无忝所生。反而有外人争夺遗产,阻为公益,则显然有深意焉!至于饰词曾与南师密室私相授受财产,并遵嘱生前不敢示人,则厚诬南师矣!如此依财不依人,又岂能接棒。佛陀过世,教示依法不依人,而终分大小密乘,但佛教在印度反而几乎绝灭,论者谓主要原因是太依附印度教,盖如印度教有效,何必再出一个佛教?又如何破邪显正!同理,西方教育有效,何必再搞一个太湖大学堂?弟子们不太可能超越释迦尊者(佛佛平等,但那要等成佛再说),但总可能有几个龙树、世亲出来吧!其实演出这场夺产荒谬剧,又处处陷破绽,无非是考验一下弟子们的做人道德勇气,这也许就是南师最重要的遗嘱了,甚至也不枉费犹大游戏一场!台湾第一个肉身菩萨慈航大师早年来台系狱,后带弟子们在乡下打坐参禅,有一次一个精神病拿刀要闯入大殿,打坐的众师兄们有人闭目不动、有人说念经回向、有人说拿大悲水泼他,有人说念大悲咒,莫衷一是;只见大和尚起坐抄起殿角扫把,奔出大喝一声把狂汉的刀给打落在地,回头骂大众,"你们坐在那都是死人呀"!星云大师也常提他师父的教诲,不要做佛门的焦芽败种。管"闲事"因而任劳任怨任谤,也许正是修行。其实南师一生,闲事管得还真不少!

 

亲炙南师

90年初和一班师友初见南师,我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在学佛之路我是配角的配角,敬陪末座,但正当"勇猛精进"阶段,非佛字不言,非关佛不听。近二小时谈话,内容从天下大势到学佛疑问,无所不包,但记忆中南师极少谈佛法。告假时南师送至门口,突拍我背说:你蹦太紧了!我回头看着满眼盈溢笑意的南师,忽然有种悲从中来的寂寞感。这么多人,他竟会注意到我。越二年再见南师,他仍不经意说了一句:蹦太紧了,搞不久的!顿觉面红耳赤,他肯定知道我道心不坚、装模作样。其后有机缘见本焕老和尚,尾随众人之后,本老突然回头笑迷迷的对我说:还是念佛牢靠啊!兼挑来果、虚云两大法脉的他老人家,对我说出这句话来,又令我面红耳赤。今天写南师,他肯定不会希望我写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道心不坚,很容易被识破。盗心坚固,心不老实,更易被人识破。以道心去盗心,才能谈心传、心印,否则惺惺作态、虚有其表,尽是遮遮掩掩、偷偷摸摸的皮毛假像,买椟还珠、守着空𠫂作守财奴,绝非南师法教。贪财起盗心是坏基因,无法称作传承。当然去盗心,立道心,谈何容易。南师哭笑之间,知音难觅,令人惊心。

 

继承、传承

贾伯斯死了,库克继任,原来西方也搞传承,有趣!库克继任贾伯斯当苹果的CEO,传承了苹果的企业文化,言必称贾伯斯。不过贾伯斯的遗产还是老婆孩子继承,也没跟着库克改姓,并不奇怪。反而如是库克传承了苹果文化,贾伯斯的股票也要归库克,如果不给就不传承,这才奇怪!

继承是物质,是财产,是法律问题。传承是担当,是文化,是精神问题。自许传承南师文化,想的却是继承财产,精神有问题。南师不认为自己有一个够格的学生,何来误会托大竟自认系传人?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意思不是鱼烧得好可以做宰相。若厨师真以为老子推荐他去治国,纯属误会。同理,也不是南师派某人去管帐,就等于是把公司送给某人了。至于某人再编出一个故事,南师用一万元代价偷偷摸摸把上亿价值的股份卖了,南师再不堪,也不至于作出此事。南师不在乎钱财,但绝非糊涂人;自不会找一个只在乎钱的糊涂人做接棒人。南师一再强调,不会把财产留给子女当饭吃,意在天下为公,并非暗指将留给张家李家当饭吃。某人望文生义,自我催眠,误以为不给子女,舍我其谁,就烹起小鲜,自己当饭吃了,难免闹出临财母狗得的笑话了。

 

因为需要

有一个小女孩很乖,弟弟不乖,她每天祈求上帝:上帝啊!为什么我这么乖,妈妈从来没夸赞我?弟弟那么不听话,只要做对一点小事,妈妈又是夸,又是亲;为什么我没有?为什么不对我这样?终于有一天,上帝说话了:因为你不需要再夸了,弟弟需要!近读怀念南师文章,发现他老人家对某些开始上路的人,喝斥棒责,不假辞色,几近不尽人情,而受者感激涕零,如醍醐灌顶。方知根器不一、法门各殊;唯对五毒不除之人,只有假以辞色,尽量夸之、哄之、勉之了。贪念一起,利欲熏心,狰狞头角恣咆哮,到处吹牛,这是南师说的。此时对这人九牛都拔不出,欲教之十牛图,就根本是对牛弹琴了。

 

噬脐莫及

南师书中数度提到李陵和司马迁,并引之做为好人未必有好报,恶人未必有恶报。原因在于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以今生片断视之,实难尽释。佛家深信因果,其实历尽磨难,方始为人,自应把握。盖诸佛终在人间成佛,不在天上;岂能不尽此身心奉尘剎!南师掌握契机,对人最大的鼓励,即是以某某前世为修行人勉之,以戒其今世作恶。前世果有修行,今世若忘乘愿再来,尽享福报,再堕恶趣,岂不可惜。而幸遇明师,不善加把握,反而不惜欺师灭祖,终将噬脐莫及!回头是岸,机会不再,一误再误,自以为得计,实为不堪,良可痛惜!

 

南师气派

读南师书及据其友人所述,可知南师不善理财,自己没钱仍到处周济比他境遇差的人。但南师一生不欠人钱,南师身边如杨管北等大居士所在多有,但南师绝不为自己事开口。南师离台前,东西精华协会尚有银行抵押贷款,南师安排他人还款,但随将房产转让与之,价值远超贷款金额。有人仅谓曾代偿(协会)贷款,完全不提因而取得房地产,南师毫不以为意;因为他需要(这么说)嘛!南师为何不央关系密切之杨居士等人,则是担心彼等代偿后,绝不肯接受房产。此固见南师心细,因人施化,但南师气派,可见一斑。

最近喧腾的2003年南师(著作权)捐赠书案件,法院以:

1、南师2003年之后仍自己洽谈版权,可见南师自己尚不知有捐赠之事;

2、撰写此书者自承与南师素昧平生,南师并非不识字难为文之人,身边亦不乏文字秘书,衡情度理殊无可能托一完全不识之人撰写,且文字涵养完全不似南师;

3、某人强调南师交此书时,其母在场见证,然其母于南师往生后会议中表明,著作权当然属南家后人,可见完全不知此事,并嘱某人整理列淸单,某人亦同意。征之某人于今反应之激烈,如当时早已有此捐赠书,岂可能不当场提出。

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机关算尽,何如直心。南师生于忧患,一生颠沛,视天下子女为己子女,视己子女为天下子女,若误以为南师偏爱某人,可能不懂南师真实意;若竟以为得宠而南师可欺,可能是始终长不大,自己太幼稚!小孩骗大人,大人不揭穿,乃知其幼稚。惟若长大仍行骗四方,则面目可憎了。先自欺而欺人,怎么会有南师会为财产预立遗嘱之念,又怎么可能行之密室,私相授受?


  上一篇:  奶奶腰不好,幸亏有痛宝

  下一篇: 返回列表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