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南怀瑾老师 > 我与南师

林苍生:我从南老师学了些什么

时间:2016-11-01  来源:  作者:林苍生

作者:林苍生

 

就像散布在全世界各地千千万万的学生那样,我也常把「南老师」三个字挂在嘴边,就在这么一个不知不觉的当中,南老师影响了我的一生。

应该快四十年了吧!那时少不更事,却很想上进,因为萧政之先生的引介,我得以有机会会见南老师。那时,不知什么原因,我很怕被看出没有修行的内在空虚。南老师问我,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要找我?那亲切,在我从小严格的家风中是很少体会到的,我一下子动员了所有脑筋的智慧说:「不知什么原因,我从小会在脑后,有一个很微细的高频率像笛子声音的音响,在心地安静的时候就会跑出来。」这是真的,但问题好像很蠢。

没想到,南老师二话不说,就请李淑君拿出一本厚厚的楞严经,一下子翻到第25圆通,从「初于闻中,入流亡所」讲起,有条理,有理路,但有许多我听不明白的地方,尤其说到「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更是不敢相信,人的意识真有这么一个可以进入的状态吗?说到「尽闻不住,觉所觉空」,我就茫然不知所措了。

从此之后,这观音菩萨的入流方法,成为我常常要去摸索的领域。甚至「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已变成像「唵吗呢叭咪吽」那样,成为我的随身咒语了。但了然不生时,死寂一片会是什么境界呢?那疑团始终在心头盘旋。

我曾经这么思考「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意思是有声音与没有声音完全是一体的。那么我们如何进入这声音与非声音的世界不起分别呢?太难了,老子说大音希声,在声音的背后,仍有个更大的声音,但太大了,反而我们听不见。那么,「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是指这个声音与非声音融合在一起,听起来没有声音的「安静」吗?

那么,我们心灵觉得安静,是真的或是假的呢?因此,我常把声音看做非声音,而要把非声音看成什么,就找不到答案了,我在这「动静二相,了然不生」的句下困惑至今。总是百年钻故纸,不得其解。

虽然不得其解,我逐渐体会到,唱歌时一个音与一个音的中间,有个空白,那空白与声音虽非混在一体,但从学科学的角度来看,我逐渐体会出,声音与声音之间的空白,与声音是不同次元的,我们怎么由声音的次元,进入更高的次元,才是体会「动静二相,了然不生」的门路吧!

这就好像参话头,「话语」与「话头」是不同次元的领域,所以如何参,如何钻,总是不容易参出个所以然来。我们的思想是能量,思想复杂,消耗的能量就多,如只念一个佛号或咒语或将思想集中在一个参话头上,所使用的能量就少多了,所以净土的念佛是个很好的法门,其所消耗的能量较少,虽然较少,仍然是消耗了能量。因此,禅门古德说要「向上一路,更上层楼」,意即要由念佛的单一念头,更进一步到「无念」,无念才是更高次元,无念才是声音的背后,能了然不生的源头来源。

当初老师的一席话,加上以后李淑君总是把老师的录音带寄来台南给我,所以虽然无法亲临老师许许多多的课堂珠玑,而那录音带的智能,是我至今仍念念不忘的恩德。总计起来,老师的录音带我不知听了多少卷,总之,由没有学问进步到好像有学问。而且也因「动静二相,了然不生」的濡染,我由没有修行变得好像有修行,我一生至今,没有变坏,没有在社会洪流或是生意场所的洪流中被淹没而变坏,我相信老师给我的启发是不可言喻的重要。

我的工作生涯中,刚好是台湾由农业社会转型进入工业社会的这一段期间,在那敦朴的社会中做生意,应酬常常是做成生意的关键。我因此学会了喝酒,在喝酒的文化里要学坏很快,要学好除非有李白或李清照的才气。我自思不及,所以我有一段时间吃素不抽烟不喝酒,学习做一个虽谈不上是圣人,也应可说是生意场所的乖人或好人。有一天,我很自豪地向老师说,我吃素不喝酒不抽烟已经六年了,对一个抽烟喝酒二十几年的年轻人来说,这六年可真是够伟大的了。没有想到,老师竟然说:「苍生啊!你的世缘深,不应吃素,也不应不喝酒。」这真是如雷一霹的回答,我楞住了。也从那时起我又开始喝酒。但喝酒的拿捏,就像声音的「动静二相,了然不生」的学习,我希望也能做到「醒醉二相,了然不生」的微醺境界,但真的难矣。要在「会须一饮三百杯」的豪气中,与打坐念佛的平静心灵间找到平衡点,似乎比参「动静二相」更难。虽然如此,我确实没有在生意场所的追逐中迷失,老师的谈笑风生,以及谈笑风生中的智慧是我每每能拿捏得当的原因。那拿捏在于豪放与平静的背后有一个更高的次元要去体会。无极会生出阴阳太极,无极的次元一定要比太极的次元高,因此,如果豪放是阳,平静是阴,那么在豪放与平静的更上次元是什么呢?老子说的「知白守黑」,当你知道白的豪放时,仍要守住平静的黑,那么重要的是那个「守」了,我因此由「守」字而逐渐体会了「当下」的重要。

老师也曾提起,西方的佛法,已开始有所突破,我们不要关在自己的东方佛法里自鸣得意,我们要同时将西方佛法与东方佛法一起参究,才能知道如何才是佛法的世界性。我因此而更涉入Krishnamurti、一行禅师……等的当下体验,与new age的许多对生命诠释的客观佛法描述。也因此,更由我读电机的有限科学智识,努力钻研量子力学的理解,没想到量子力学是与佛法那么接近,我因此更相信在21世纪的今天,科学与佛法将有一个交会点。这是老师身边朱文光师兄讲的话,他告诉我紫微斗数是科学,不只是风水里江湖术士的学问。因为土星木星20年交会一次,两个星星体积合起来大到要影响地球上的大事件很容易。而20年的3倍或9倍,60年及180年更是一个明显的大周期,所以中国的朝代很少超过180年。而且紫微斗数的八字,是4个60年或然率的符号,4个60年共有1296万年,这数字又与地轴转一圈的时间有关。因此,八字是人生下来时宇宙在你身上充电的总磁场的代号,当然由此代号去推算,就可知道我们的命运如何在与宇宙的互动时找到其变化的规则了。朱文光是我敬佩的师兄,他很少言辞,却是逻辑清楚的数学人、科学人及学佛的人。他能在这两者中间找到平衡点。当然我也必须在我的生涯里使科学与佛法有一个交会,在交会的平衡中没有矛盾,没有分裂,相信只有当下的觉知才做得到,而当下的觉知觉照深入进去是不是就接近「动静二相,了然不生」了呢?

老师由圆觉经、金刚经、指月录、宗镜录、参同契、大学、中庸到孟子、列子.....等等,纵横古今,涵括十方,谈起话来,笑骂自如,不管如何笑骂,都令人受用无穷,满载而归。那功力令人领略了一代宗师的风范,我在老师离开台湾前的最后一次机会,参加了准提法门的禅修会。虽然老师的录音带我听得很多,但因在南部,工作又忙,没有机会参加老师平常的禅修。这一次是我第二次参加,却又是令我终身有了依靠的扶持。从此以后,准提咒没有断过,忙也准提,闲也准提,清醒也准提,微醺时候也准提,竟然在安静时候,准提咒就自然由心底升起,自己念了起来。可惜尚不知道,睡觉作梦有没有准提。准提法汉朝就有了,也不知是密或显,反正我这无缘入关门的人,只要有个扶持能安心立命就好了。后来有机会去了一趟青海三江源,在那里看到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地方,竟然是满地遍野都是刻有六字大明咒的石头,江水上的石头,峭壁上的石头,所踏之处,处处都是这叫「玛尼石」的石头,听说不知有几亿个,在看到这些他们感念文成公主恩德的奉献石,如此之多,忽然体会出准提咒与六字大明咒的影响,这么深远是有原因的。

那原因在观音菩萨咒语的音律中,也在我们的心中,这心与音的连接,应该就是我们要去深入的东西吧!因为「唵吗呢叭咪吽」,我与音连接了,我与观音菩萨连接了,我遂与天地山水也连接了,这连接成为一体的感觉,很令人有回家的体会。在量子力学里,意识是能量,意识与NASA所找出的黑暗能量有关,所以当我们看山河大地,山河大地是在我们的意识的粒子状态中存在。当我们不看山河大地,意识变成波的状态存在时,山河大地就回到其基本能量波的状态,山河大地就不存在了。这虚无缥缈的解说,居然是科学,这使我更坚信,我们必须对我们所看到的世界,重新认识。

我们的生命是如此虚无缥缈,我们的世界真的也是如此虚无缥缈,在虚无缥缈与虚无缥缈中,我们是一体的,我们与世界与宇宙也是一体,既然都是一体的,我们又在找什么呢?我们又在忙什么呢?我们能从这虚无缥缈中更上层楼吗?或许庄子的「混沌」与霍金的「大霹雳」开始的时「浑然」都同样地,在谈这一件事吧!

大约三十年前吧!老师告诉我们「未来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这说法绝对没有错,但「中国人」三个字,你们不要以为是在讲你自己,就像曾国藩法统与血统之辩,凡能接受中华文化的人,不论汉胡皆是汉人。所以,「中国人」应解释为,未来能以「社会主义的福利,共产主义的理想,资本主义的方法,再加上中华文化的精神,来使世界融合成一体的人」都可说是中国人。换句话说,未来的世界,将是以这三种不同的主义,再以中华文化的精神来融合成一体的世界。

这30年前的世界观,真的很令我惊讶受用。在大约香港回归时候,那时「资本主义的方法」这词句非常流行,我问老师,连词句都完全一样,您是怎么推测的,他笑一笑,只说:「笔拿来,我写给你」。坦白说,这种心灵的宏观推论,是南老师的「独门」智慧。现在的地球村,已愈来愈呈现出老师的说法了。我因此更加相信,未来的地球村一定是这样形成的,而且大家可以想象,这样的中国人的世纪,不是已很接近「世界大同」了吗?

我们甚至可以由这样的观念延伸,推想在大陆的文化大革命之后,所有中华文化的精华都已集中到台湾来。台湾四百年前是闽南海洋经济圈的中心,未来在中国崛起走向世界的时候,这闽南或闽台海洋经济圈又将成为亚洲经济的中心,这时台湾将又要扮演比四百年前更重要的世界性角色了。

南老师所讲的,像这样形态的中国人世纪如果到来,台湾这种以中华文化的精神为中心的角色,在世界的舞台上将非常耀眼,因此我们不要妄自菲薄,在统独之间争论不休,我们要使中华文化在地球村形成的过程中发挥其精神中心的角色,也唯有如此才是台湾未来的生存之道。也是南老师留给我们的很智慧性的伏笔。

老师这21世纪未来世界形态的推演,居然也已含藏着解决台湾与大陆问题的方向,我相信这推演并没有任何政治的色彩,完全是一种智能的逻辑结论。所以台湾在经济富足的今天,要开始以中华文化的精神为基础,来引导经济的走向,使台湾经济的富足逐渐转向精神文明的富足。正如易经里的理念,在「小畜」的经济富足时,必须经由「观」卦与「豫」卦的制礼作乐,使社会在文化礼乐的熏陶中走向「大畜」的精神富足。那么,在经济与文化平衡发展的过程,台湾就很可能成为柏拉图的理想国,或礼纪「世界大同」的实验地了。

人生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家庭打拼,第二个阶段为社会国家做出贡献,第三阶段为自己的生命着想。这三个阶段,由一到三是社会人才,由三到一是特出人才,三个阶段都能兼顾才是世上第一等人才。老师由儒家、道家甚至杂家并加入最重要的佛法来教导我们,期待我们能成为世上第一等人才。这第一等人才的培育,不分东方西方皆可适用。

我这几年来一直思考,如何才是一个完美人格的形成。我因此提出身心灵的金字塔

思维  ,一个人如能身心灵兼优,绝对不是凡人;一个公司如能身心灵兼备,绝对不会失败;一个社会如能身心灵皆和谐发展,这个社会绝对不会混乱。身心灵是一种人类生命能量的不同形态,形态不同,能量则一。研究量子力学的人都知道,尤其在即将发现「上帝的粒子」的今天,科学已很清楚地说明,整个山河大地,甚至宇宙都是能量的不同呈现方式。人的意识是能量,人有意识,山河大地也有意识,草木矿石更是有其自己的意识,能量有粗细大小,意识频率有差别如此而已。这些身心灵的思维,由能量启发,它是科学与佛法交会的地方,正如同老师通贯百家,慈悲胸怀,以众生为儿女,以儿女为众生,我不知道老师如何把中华文化融会贯通,使与今日科学及生命在社会百态中做如此美妙的结合,但老师谆谆善诲,苦心婆婆,恨铁不成钢,而仍能在平和中对着我们谈天说地,也似乎对着全世界谈天说地,那胸怀是如何养成的,我常思而及此,便又要不敢怠慢念起「唵吗呢叭咪吽」来了。

修行是由身深入到心,由心深入到灵的过程,我们身体里细胞的中子,生命只有917秒,能由身到心的安静,由心的安静进入灵的安顿的人,其新陈代谢前后的中子能量是不同的,低能量的中子出去,高能量的中子进来,人生命的质量就提高了,这过程叫修行。有人能顿悟,一下子由身到灵,有人循序渐进逐步进入心,进入灵,慢慢深入更微细境界,两者之间没有好坏差别。例如,一下子飞到黄山,看黄山的美,那是顿悟,但也可慢慢走向黄山,一路上潇洒自在品玩山水,两者之间,没有好坏差别。重要的是「品玩」两个字。能安静才能自在,能自在才能品玩,而这全部过程都要经过自己的「当下」来领会。没在当下,不可能有顿悟,悟了的人随时都在当下,没在当下,也不可能有品玩。当下是生命的中心点,从点而面,从面而体,而到山河大地世界宇宙,相信这才是指向「动静二相,了然不生」的路吧!

老师似乎走了,老师其实还在。跟老师学佛,我是劣等生,我一直都在门外,但老师的身影使我知道古代孔孟也应是如此身影,我听老师的录音带,我知道佛陀灵鹫山讲的也应是如此音调,今天思及老师如何从我年轻时候几句话就影响了我的一生,我知道,我们在灵的部分已有其巧妙的共鸣,如此身心灵俱备,当然老师没有走,老师永远与我们常在。

虽然如此,再看不到老师的身影,仍然在心中会有一个孤寂的感觉催着我精进。听不到老师的声音,再从录音带里捕捉的亲切感,也只是梦里空花。我们能持有的只是牢牢地随时随地的与老师的灵相共鸣。

共鸣是人与宇宙一体的证明,我们不是因此又被老师一棒打下?「傻瓜,这时怎么没有顿悟呢!哈!」

天仍然是美丽的蓝,地仍然有泥土的芬芳,拈花的人走了,微笑仍存在世上传递着微笑的芬芳,就让那微笑在天地之间流传下去吧!就像惠能走了,百丈走了,虚云走了,一代一代先贤走了那样,我们就虔诚地接起一代一代先贤的棒子,也让棒子传承下去吧!

 

转自网络


  上一篇: 赵乐强忆南怀瑾先生

  下一篇: 返回列表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