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南师学生动态

三面之交——悼念南小舜先生

时间:2017-09-17  来源:  作者:杨柏伟

作者:杨柏伟

九月二日晚间,浏览微信朋友圈读到一条让我震惊的噩耗:南怀瑾先生的次子小舜先生于九月一日辞世,享年八十。

 

算起来我和小舜先生的见面大概只有三次。第一次是我作为上海人民出版社南怀瑾先生著作的责编之一与南老的哲嗣小舜、国熙先生在沪初次会面,我们约在上海四季酒店的大堂茶座谈事,随后在附近的渝信川菜共进午餐。当时与小舜先生互留了联系方式,分手时他热情地邀请我去温州看看。

 

过了一段时间,我恰好去温岭参加象棋特级大师赵鑫鑫的婚礼,温岭、温州相距不远,我一时兴起便顺道奔赴温州车站大道的绍南中西文化传播中心拜访小舜先生。

 

小舜先生是几兄弟中长相、身材最像父亲南老的,他的笔迹也与父亲有些相近。他自学中医,在当地很有名,网上资料披露小舜先生在白纸上开的药方,只要有他的签名,在中药房里是完全管用的。而我到他那儿坐不多时就亲眼看见他为病家把脉、处方,可是连着几位啊,基本都是母亲抱着小孩来求医的,小舜先生医术之传奇对我来说正是“百闻不如一见”。只是虽然见证了传奇,却几乎没什么空隙和小舜先生聊一会了。据小舜先生回忆,南老去世前,他去看父亲,凭借自己的行医经验诊断父亲是“肺部炎症、痰湿严重”,并给父亲开了药方,精通医道的南老审视药方后风趣地说:“我以为你在温州会害人的,看来还好。”南老是不吃别人开的药的,但却对小舜先生说:“我吃你开的药,给你个面子吧!”这次温州之行为时短暂,过程却记忆犹新,临别时小舜先生赠我一册老古版刘雨虹老师的《禅门内外》,成了他留给我的珍贵纪念品。

 

前年在吴江七都镇纪念南老的太湖国学讲坛时又与小舜先生匆匆一晤,可惜未能多聊几句。咳,小舜先生,您走得太匆忙了,我不会忘记您对病孩的年轻母亲们那样慈祥、耐心的叮咛、关照,真是一个好老头!

 

“秀才人情纸半张”,我这篇悼文肯定超过了半页纸,只为略抒心意。小舜先生:此刻,让我为您默哀一分钟。祝福您与您的父母亲在天堂相会。

 

 ---本文草于2017年9月2日深夜,首发于朋友圈,因《温州读书报》卢礼阳兄约稿,稍作扩充,聊表哀思。


  上一篇: 王洪欣老师易筋经与静定养生

  下一篇: 南缘阁·敦众书苑 · 第二届嵩山游学营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