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南师学生动态

刘雨虹老师:曹溪路险

时间:2018-12-05  来源:  作者:刘雨虹

达摩一系的禅宗,一花开五叶,最后到了六祖惠能,驻锡广东曹溪。后人所谓曹溪路险,即指六祖的顿悟法门,那是极高的为上上人所说的法。

 

最近看到听到许多学禅修佛修道的人,各有所得,各有一些成就,不免想起,在随学南师四十多年的岁月中,所见所闻有关南师与学子们的互动情景。

 

说起来,当时的我只是一个旁听生,对佛道之事不过半知半解,甚至可以说是不知不解。

 

数十年过去了,自己年纪也大了,对于一些情况,似乎也开始略有一些体会。尤其因为听到一个颇有修持的长者,由于常听到有声音对他说话,于是就对这声音回话,互动起来。像这样超现实的精神活动,侵入正常的生活之中,精神不禁陷入了异常。

 

此事令我忽然想起当年的林中治(以前曾在博文中提到过他),他也有相同的经验。

 

那是一九七三年前后,南师在莲云禅苑教学时期。有一天,林中治对我说:「常听到有声音在我耳边说话,有时还说:不要信那个南老师呢。」

 

当时我大吃一惊,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呢?那你怎么办?」

 

林中治说:「当然不理啊!修行的过程中会有一些奇怪现象,不理它就没事,自然就过去了。」

 

林中治知道这是幻听,他见地正,有自信,这个现象不久就没有了。

 

但是,作人做事,甚至修行,都会遇到磨难,有时甚至是自己的心魔,最难自知。自从南师认可林中治见到自性之后,他也有一些事,颇令我纳闷,很难理解。

 

首先是一九八八年秋天,林中治与我结伴一同经过香港,要去大陆探亲。那时老师刚从美国到香港不久,我约林中治一同去看望南老师,但他却说:「老师很忙,我就不去打扰他了。」几年不见,林中治不愿去见老师,我心中有些纳闷。

 

又有一次,大约是几年后,林中治说,他曾两次大吐血,但医检认为没毛病。我建议他电话向在香港的老师请教,他说:「修行的过程而已,不理它就是了,老师很忙,我就不麻烦他了。」他是不愿去问老师,但我因好奇,仍电话南师请教,老师说:「有对治与不对治,仍是有差别的。」换言之自信固然好,但师父是过来人,更能提供对治。林中治靠自己,不靠师父,不过,林中治当初不是寻师到了南师门下学禅,而能有所得吗?

 

「曹溪路险,此去渺无人烟」,记得有一篇文章是这样标题的,说得太妙了。禅门学人的开悟,多半是师辈的点拨,但那只是暗室打开一个小洞而已,虽曰「见道」,但离成道尚有十万八千里。悟后起修……四禅八定……远得很啊。

 

如果,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当初林中治能了解,在有人向他问道时,南师再三予以棒喝,只是希望他不要得少为足。南师希望他继续努力,才能更上一层楼。

 

林中治不为名,更不为利,他热衷与来客分享自己的经验和学习,这是他的一番慈悲心。但是否忽略了南师对他的接引和指导?当然也可能他把南师对他的鞭策,错认为是对他的不认可吧!可惜啊。

 

数十年过去了,林中治已作古十几年了,今日看到许多修行人,都是在自我奋斗,明师似乎少见,令人慨叹,不免想起从前……想到老师的苦心……

 

「福慧双修」这句话,是前辈高人常说的,缺乏功德资粮,修行真的是千难万难啊。

 

说了半天,只是旁听生的管窥之见罢了,惭愧,惭愧!

 

 

转载自:刘雨虹老师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2f84fe00102ychr.html


  上一篇: 古国治:南怀瑾究竟是否是大师呢

  下一篇: 返回列表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