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南师追影

上海道南纪念南老师座谈会摘要

时间:2014-10-18  来源:一代大师未远行  作者:

本文摘自《一代大师未远行》之附录:

2013年9月28日下午,于上海陆家嘴滨江大道3510号道南大学堂,召开了国学大师南怀瑾纪念座谈会。

座谈会的主要嘉宾:

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常务副院长,国家宗教司原局长,叶小文教授

中共中央原委员,山西省委前书记、湖南省委书记、中共中央宣传思想领导小组原副组长、中国生产力协会会长王茂林书记

全国人大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专职副主席朱永新主席

中共中央宣传部前副部长龚心瀚部长

上海市委前副书记、人大主任龚学平书记

上海市委前副书记、人大主任陈铁迪书记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周瑞金总编

上海前市委常委、副市长、人大副主任周禹鹏主任

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副主席周汉民主席

 

到会的领导还有: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上海社会科学院原院长王荣华

上海市人大、上海市政协前副主席、副主任、中欧工商学院院长朱晓明主任

 

参加发言还有:

台湾实业家、斯米克集团董事长李慈雄

中国佛学院副院长、教务长、成都文殊院方丈释宗性

绿谷集团董事长吕松涛

月星集团董事长、总裁,上海市商会副会长丁佐宏

清华大学科技园文化总监、北京四海孔子书院首席讲师、博士李林

著名艺术家、策划师、设计师遥远(遥远先生,本名文元衍,民族英雄文天祥第二十四代传人。)

 

以下是一些摘录:

 

龚心瀚 (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上海文化艺术品鉴促进会会长):

欢迎词

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金秋时节,丹桂飘香,两岸三地各界人士齐聚外滩游艇会----道南大学堂,举行南怀瑾先生纪念会,同时展出名人名家书法作品。我们在这里缅怀南先生,交流学习中国文化心得,探讨振兴民族文化之路。今天出席座谈会的有政界、文化界、金融界、企业界的人士,大家发言交流聚会,我代表文促会对各位老朋友、新朋友参加这个活动表示热烈欢迎!同时也祝大家在这里交流得开心,祝大家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谢谢!

 

 

王茂林(中共中央原委员,山西省委前书记、湖南省委前书记、中共中央宣传思想领导小组原副组长、中国生产力协会会长),

题目:传承文化,融入全球。

......

南老师这一生不仅是在学术方面对儒、道、佛有相当的研究,而且对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也有研究。今年是毛主席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纪念,我们拍了几部电视剧,都可以看到,他怎么走过来的,他自己在青年时代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一再强调真理在少数人手里,而我们具有两千年文化底蕴的孔子儒家的哲学思想,奠定了中国历史上文化的基础,如果我们离开孔子的儒家哲学思想,就无法谈中国的文化史,这两千年的中国文化史的重要方面,就是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哲学,当然还有其他几位学者。

......

 

 

朱永新 (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专职副主席、教授),

题目:南老师是一本书

今天应该说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又是孔子诞生日,在这样一个日子来举行南老的座谈会是非常有意义的。刚刚王茂林书记讲话之前,讲了关于孔子像的事情,他说搞不懂,为什么孔子像突然放在了天安门广场,又突然又被请走了。这反映了一个什么问题?事实上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竖一个像或者说搬运一个像这么简单,实际上反映了一个民族对自己的文化,对自己的“根”的认同态度、情感、价值观的问题。

......

国家民族文化的生命像根丝一样地吊着,很脆弱,很危险。他(南老师)希望通过他自己这样一个微弱的努力,能够把这根丝接起来。事实上仅仅只靠南老师一个人的努力是不够的,如果南老师这样一个观点没有得到整个社会的认同,如果我们这个民族还不能建立起一个真正的精神家园,我觉得经济发展得再快,社会问题只会更多,所以我觉得传承文化的使命应该在今天引起整个社会的高度认识,这是特别重要的,因为我们知道一个社会想稳定,一个社会要想有共同的语言、共同的价值、共同的精神家园,一部分需要从文化角度跟进。

......

中国人过去常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难道人的一切都在三岁、七岁时决定了吗?所以南老师晚年对生命科学和认知科学特别关注。他这种设想对我们揭开人的秘密指了一条道路。所以南老师无论是从宏观方面,对中华民族深层的关怀,还是从最微观的方面,对人的秘密的探究,都给我们树立了一种风范,指明了一条道路。

南老师本身也是一本大书。他晚年时候,我在苏州曾经做过十年的统管文化教育的副市长,也经常去向南老师请教。的确,我觉得应该有门学问叫“南学”,好好地去研究它对文化、对人、对社会的很多看法。南老师有很多天才的预测,有很多非常深刻的思想,我们比较多的知道他是一个国学大师,对中国文化成就比较高,事实上他对各个方面,包括对于管理学、历史学、伦理学,包括他对未来社会的家庭婚姻形态的很多预测等等。仔细去看他的书就会发现很多值得我们去深究去研究的地方,所以我们借南老师纪念座谈会的机会讲讲,他本身著作很多,有上百种之多,而他本人就是一本大书,需要我们去学习,去探究。

 

 

李慈雄(台湾实业家,斯米克集团董事长),

题目:我们时代的两个课题

......

今天我们在这个地方纪念南老师逝世一周年。我想一方面我们有沉重的心情,但另一方面感到很多时间上的压力,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都以为南老师是学中国的古典文化,但是南老师实际上也是最先进的、最前沿的。(我)记得我当大学生时,已经是三十六年前了,也就提出来:我们这个时代有两个课题,需要对历史交卷。

一个课题是怎么结合科学、哲学、宗教,然后真正整合出来我们人类对宇宙对生命的认知,能让我们人类有一个升华。

......

今天整个人类的科学发展,因为西方是从“物”这条路这么切进来的,我们中国人是从“形而上”这条路切进来的,这两个怎么交集?怎么对我们人类的生命包括医疗能够真正提升,我相信这是摆在我们面前很严重的课题。请问大家,请问你的意识在哪里?是在你的脑神精里面吗?脑神经科学家跟你讲人脑死了,意识不见了,的确如此,现代的最新科学仪器可以测试人的脑波,睡的时候有睡的脑波,醒的时候有醒的脑波,不同状态,不同脑波,结果测出来一个人变成植物人的时候,脑波测试器对他已经不起作用了,请问他还有意识吗?结果最新科学研究发觉植物人的亲人到他前面的时候,虽然他的脑波没有了,脑已经死亡了,但是他的皮肤的热电流起了巨大变化。所以结论是:我们人类的意识存在于脑神经里面的说法是有问题的。问题在哪里?你说在细胞上吗?在皮肤上吗?在我们东方的佛法中讲意识在身体上,所以说意识在哪里是个课题。

现在西方的进步是值得我们认真对待的。我们要借鉴西方人学习什么?去学习认知科学?那我真觉得对不起我们的老祖宗。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时间上感到压力很大,因为我们这一代要把这些古今中外的学问能够真正整合起来,我想这对人类应该是很有贡献的,同时,也是我们中华文化可以重新领导世界的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第二个课题,南老师提到的,也是我们人类或这一代人应该交卷的,就是说你怎么创造社会主义,靠什么?大家都知道资本主义,靠消费,消费是什么?是激发起人的贪欲,不断想买好东西,世界已经被资本主义消耗得蛮厉害了。假定全世界都学美国那样的消费,地球承受得了吗?所以南老师提出来怎样才能摆脱人类只靠贪欲发展的这种经济模式,能走出一条真正让人类的心灵能够安宁、健康又可长期持续发展之路,可持续发展之路在三十几年前就已经提出来了,不是现在才提的。

 

 

吕松涛(绿谷集团董事长),

题目:我遇见南老师就安“心”了

......

做企业的过程中,始终是一个一个地不断从外边寻求机会的满足,当自己的地位突然消失后,这个企业的存在也就消失了。那么我想这么多年来,我一遇见老师,实际上就是给我安“心”了,就好像当年二祖到达摩的地方,二祖说希望能给我安“心”。中国的企业家包括与我当代一起创业的企业家,有可能失败了,有可能做得还很不错,但是我可以很自信地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企业家缺“心”。如果他的“心”没有了,当这个企业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一定会遇到自己的发展瓶颈。如果他们的“心”没有了,他们这些企业家在物质财富上获得一定成功以后,自己有可能就没落了,永远找不到自己的发动机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值得去一生追求?我记得2007年到老师那里闭关的时候,老师就说:我就是要帮你找一个东西,“难易不改其志,成败不易其衷”。

......

在跟随南老师学习的七年里,对他的学问只是不敢望其项背,但是有一点,我很自豪地说,我自已找到了“心”在哪里。当这点做到以后,处事也好,分析问题也好,一切都很清晰,不存在得失之心,因为你的前提都找到了。这样我就感觉到,作为老师,他在国学的领域,各方面的造诣极深,而对于我,至少在企业管理上,在商业方面给了我一个极大的启迪。

......

 

 

周瑞金(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著名评论家,中国生产力协会副会长),

题目:南书房行走”探究“南学

......

南老师生前亲自交代和提携了三个单位:一个就是道南大学堂,这个是由张耀伟先生主持的;第二个就是李慈雄先生刚才讲的恒南书院,李慈雄是做斯米克集团,我九十年代初的时候,解放日报当时开展的一个讨论“向斯米克学什么?”就是讨论李慈雄根据老师的意愿,从美国到上海办企业,他们带来了南老师的理念,一办就成功,所以解放日报专门为他这个企业开展讨论,要向他学习。......,吕松涛先生主持“江村市隐”,也是老师提的。今天举办纪念南老师逝世一周年,就是由道南书院、恒南书院以及江村市隐联合举办的。

......

南老师曾给我一句话“你是南书房行走”。当时大家的理解就是,南书房就像皇帝身边的文书一样,说我又是搞评论的,经常要写中央的精神,当时一般人都是这样理解的。其实后来他对我讲了,他说当时我说您是“南书房行走”,是讲你到南怀瑾的书房行走。后来,果然如此,他一到上海以后,我就真的成了他的“南书房行走”了。

......

弘扬南老师的精神和事业、更需要依靠我们大家。我有个五年的奋斗目标,就是要研究老师的思想,因为他一共出了五十五种著作,他的“中庸”因为重要,所以放在了最后出。我们就要钻研他的著作,好好研究“南学”。真正要达到一个高的境界,同时围绕生命科学和认知科学,在朱清时校长的带领下,我们对自然科学和禅学的关系要有一个新的突破。我们准备采用这个实际的行动来纪念南老师,永远去钻研他的精神和弘扬他的事业。

 

 

丁佐宏(月星集团董事长、总裁,上海市商会副会长),

题目:文化救国

有这么多的领导、首长都来参加今天这个活动,证明了一条-----南老师在大家心里有多么大的份量。我只是从一个企业的角度谈感受,现在佛教受重视是史无前例的。除了唐代以外,当下是最富裕的时代,最繁荣的时代,但是大家也看到每天很多陋习也很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至少报纸报道社会上一些不良现象行为充斥着我们的视野,充斥着我们的眼睛。比如说这个腐败风气,比如说不断有小商贩杀人等等。这些这些问题的根源在那里?国家是富裕了,富强了,中国人民在世界上站了起来,但是我们的文化的传承,我认为还不够。今天我能不能有这样一个责任?就是文化救人。因为每天都有很多的犯罪在不断地发生。我认为是祖国博大精神没有在我们这个时代很好得到发扬。作为一名商人,我们也背上了很多骂名,比如说“为富不仁”、“无商不奸”。这些词儿在很多的老百姓心中,(他们)仇富。我认为这个很不正常。那么问题就是祖国的文化没有得到很好贯彻,很好的学习,再就是“文化大革命”以后,很多人的世界观被彻底扭曲了。很多年前有一个人问我:你最崇拜什么人?我说确确实实在我心目中有一个过去崇拜、将来也会永远崇拜的一个人。......就是我们的孔夫子。现在不是克己复礼,而都是损人利己。今天有这么多人,这么多文人、大师一起来倡导文化救国。(由于)很多人不是那么的贤能,他其实心很善良,但由于没有博大的文化,没能充分地体现。他无知,他付出了代价,他可能倒下。所以我多么希望全社会把中国的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充分地发扬,真正做到和谐,让每个人都感觉到生活非常幸福,不愧疚这样一个时代。谢谢。

 

 

叶小文(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常务副院长,国家宗教局原局长,教授),

题目:生命的安立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和我的朋友,还有余总,三个是专程从北京坐飞机过来,然后五点钟我们再坐飞机回去。我这次专门写了篇文章。知道南老是一个著名的文化国学大师,但是说实话,在这个忙忙碌碌的快速的时光,我真的很少能安静地坐下来,认真地读他某一本书。所以真的没有资格来参加这个座谈会,来妄评南老,真的很惭愧。

现代的人们拥挤在高节奏、充满诱惑的现代生活中,人心浮动,没有片刻安宁。如果失落了对自身存在意义的终极关切,人,靠什么安身立命?

安身立命即“生命的安立”。这一话题演绎为关于生命的三条约定:

热爱生命,追求幸福;

尊重生命,道德约束;

敬畏生命,终极关切。

我们讨论的“生命的安立”问题,其实也就是一个民族现代化进程中“精神的安顿”问题。在一个信仰、信念的荒漠上,立不起一个伟大的民族。知道怀瑾先生是著名的文化大家、国学大师,他的著述涵盖儒、佛、道及诸子百家。他能立足时代科学精神,将古老的中国传统文化推进到一个新的文化层面,开拓新的学术视野。但说实话,在这个忙碌的快餐文化流行的时代,我还真没有来得及安静地坐下来,认真地读完他的一本书。就像南老所忧虑的,“当年我读四书五经,都是要背的。小朋友们要放学了,心里高兴,一边嘴里唱着一边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把的。这样读书,心里会记住,一辈子忘不了。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默念一下,其中的道理就又琢昏了一回。”哲人其萎,其言犹存,在南老面前,我其实不如当年的“小朋友”啊。

......

时代精神要在全民族中张扬,民族精神就要从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中重铸。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所强调的,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中华民族也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文化新的辉煌。

我们的生命,在此中安立。

 

 

释宗性(中国佛学院副院长、教务长、成都文殊院方丈),

题目:南老师的智慧:无我

......

大家今天都能够聚集到一起来缅怀南怀瑾老师,完全是因为南先生个人的人格魅力,包括南老师精神的感召,使大家能够聚集到一起来纪念一年前离开我们的南老师。南老师去年走了后,我们也反复地想,但是我们可能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都会对南老师有不同层面的评价,因为南老师智慧而谦逊,南老师的政治见解是很高深的,所以我们要梳理,长时间地去品读,才能真正去领会。我个人心里觉得南老师:

首先,(南老师)是一位无私博爱的智者,南老师为了文化的传承,文化的复兴,可以说是舍家舍财舍掉一切,但我们知道这种舍弃是一种智慧,是无私的境界,关于这样的故事话题是非常多的。刚才我们来的时候在这儿还谈,就是南老师的秘书马宏达先生讲,当年南老师开始去台湾的时候,不是太好,可是有一天,有人去找他,他自己没有钱,还借钱去帮助别人,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就这样一种精神品格,他是一个真正达到无私博爱的胸怀才能真正地去做这样的事。对我们普通人而言,智慧就是聪明,其实这个聪明不是真正的智慧。佛家讲真正的智慧应该达到一种无我的境界。这是最高的境界。我们南老师一生的品格里头都闪亮着无私的光芒。

第二点,南老师是一个仁厚慈祥的长者。在座的不论见到过他的人,还是只看到过他的照片的人,都可以感觉到他身上透露着这样一种长者的风范。这种长者的风范里头,包含着一种慈祥跟安详、安和,这是为什么非常多的人愿意去见他,愿意跟他交往。这是他身上无形当中有一种吸引力,能摄住你,一种亲和力,这种亲和力就是他作为一种仁厚慈祥的长者所具有的修养。

第三点,我觉得南老师是一个“知行合一”的学者,就一般讲学者,人们就觉得是大学里面做研究,有一定的学术成果,但是我个人觉得这种标准很大程度上是受西方学术方法和精神影响的标准来看待中国学者的文化。实际上中国从古以来的文人学者一生追求“知行合一”,就是说我们所有的知识和学问不是在书本上课堂上所讲的,而是一定可以在拯救人类、拯救社会中去践行,可以造福百姓、造福社会的。

......

在重提最有名的林则徐两句名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就是中国读书人追求的一种精神。那那么这种精神里头,就不是简单的读书、讲学,而是身体力行去践行。南老师一生就是这么去作为,这么去实践的。

第四点,南老师是一个慎独的禅者,他一生的行事风格,不管是对人,都感觉到内心的旁若无物,这种精神里面是真正的境界,不是一般人心里头装着的这样或那样可以表达承诺或自抑。他的书中最后为什么写“从容过生活”。这是一种禅者的境界、禅者的悟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南老是一个无上的禅者。南老师的品格和修养可以用很多语言来概括。

今天还有好多朋友到这里来一起分享和南老师结缘的心得,我就谈谈我个人肤浅的体会和感受。

我自己心目中觉得,南老师是一位博爱无私的智者,是一位慈悲仁厚的长者,是一位知行合一的学者,是一位禅者。

 

 

周汉民(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第12届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民建上海市主委,上海世博局专职副主席,教授),

题目:南师的悲悯情怀

......

各位前辈、各位领导,我没有资格在这儿讲话,原因是,南师在世的时候,我没有机会拜见他,没有机会聆听他的教育,但是他的著作呢,我倒是珍藏了很多版本,特别是复旦大学出版社的版本,我家里都有。无论是哲学的,还是医学的,我读过几本,但是还不能够称为心得,如果说自已有心得的话,有两个心得:

第一个是,他是我们当代中华民族难得的一位全才。这位全才,真正践行了大学之道。

......

第二个心得就是,纵观南师的思想,我认为,无不浸透着“敬天”、“爱人”的悲悯情怀。

......

利用这个机会,提三个建议。

第一个:我非常希望,我们能够把南师的著作,全部译成英文。我们国家,经济总量以GDP来衡量,已经是世界第二,去年大约52万亿人民币元,是美国的54.16%。我们外贸出口世界第一了,去年进出口总额达到了38617亿美元,但是我们文化对世界的影响,应当说极为不够,与这个民族的三个特征(注: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文化出口【占经济发展总量的2%不到】,五千年文明等),完全不相符。

第二个:我非常希望我们这样一个民间团体,能够认真出一本杂志,来研究南怀瑾的思想,研究他思想的方方面面,那绝对是一个博大精深的认识,不要仅仅停留在某些方面,特别不要停留在他离开世界的这一很短的时段内,应当体现对他所有论著思想的广泛研究和深刻的认知。

第三个:我非常希望,我们能够拍一部电影。中国的电影走向世界,绝不是武打,绝不是民族的某些阴暗面。应该是一些思想。我们五十年代可以拍出《鲁迅》,那么今天,相隔了七八十年之后,能不能拍一部《南怀瑾》(电影)?

以上是我的三个建议,谢谢大家。

 

 

李林(清华大学科技园文化总监,北京四海孔子书院首席讲师,博士),

题目:在庙行与山林之间

大家好,我是带着作业来的,因为(张)耀伟兄跟我说了这个研讨会以后,我以为是一个比较正式的学术交流会,所以我就做了这么个课件。我的这个课件的名字叫做《在庙行与山林之间》,通过对南怀瑾先生的研究吧,其实我对他的定位也是一个在庙行与山林之间的人物。

......

我这个报告中主要讲的是“教化”和“慈善事业”,南怀瑾先生已经走在知识分子的前面了,所以有各种各样的宗教徒,包括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他们广泛地参与到这个社会的重新建构中来。于是乎,我带着这个理想,从八几年我最早看南先生的一本书,是《静坐养生与长生不老》,......我不到二十岁,很有幸地认识了赵朴老,赵朴初先生给我推荐到了佛教文化研究所,于是我也出了很多专著,等等,当这一切的光环随我回到乡土的时候,我用纯正的家乡土语,十几年来一直与老头老太太去接触,我们提出的口号是:“在服务中修行,在修行中成就”,将心情落实于奉献,将信仰落实于慈善。

 

 

遥远(著名艺术家、策划师、设计师,本名文元衍,民族英雄文天祥第二十四代传人),

题目:南老师丰碑在我们心中

非常高兴能有今天这个机会,参加南怀瑾先生一周年的纪念活动。作为一名以和平为使命的艺术家,我今天的讲话可能会有另外一种概念。

......

南怀瑾先生的教诲,他的道学,他的行为,他的品格,无不是都在为了一个目标,就是让伟大的中华文明和传统能够健康地传承下去。再加上两个字------“创新”地传承下去。......,和周汉民先生一样,(我)也没有会见到南怀瑾先生,但是当我一踏上上海的土地,我很多年没有回来了,我马上想到了几位恩师。一位是孙道临,他教我怎样做文章;一位是汤晓丹,他教我怎样做事儿;还有一位是李默然先生,他不是上海人,但是也是在上海我见到的,李默然先生告诉我怎么样做人,他留给我一句话“丰碑在人民的心中”,南老师在我们心中。

今天我感怀于这么多的南怀瑾先生的朋友、弟子,特别是周瑞金先生的发言,我听得很感动,很受教育,多么了不起的一个大师啊,离开我们,仙逝了,但是我感觉他好像活灵活现地就在我们眼前。

......

我想讲一个问题,就是和平的教育问题,为什么现在道德迷失、物欲横流?为什么南怀瑾先生要呼吁加强道德教育?这是我们的责任,因为我们的道德底线被冲垮了。我们的精神支柱被动摇了。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被动摇的时候,是很容易被一推就垮的。尽管我们的生活好了,尽管我们的经济上去了,但是法国人认为什么叫做崛起?政治上的崛起不叫崛起;经济上的崛起也不叫崛起;军事上的不叫,外交上的也不叫,只有当你的文化振兴,你的价值观被世界所认可的时候,你才叫真正地崛起。请问,我们今天的文化面临的是这样的一个状况,我们用什么去向南老师汇报?我们用什么去传承给世世代代的华夏儿女?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我们都要深思的问题。


  上一篇: 乐清南怀瑾老师故居揭牌开放

  下一篇: 《怀师!怀师!》出版,缅怀南怀瑾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