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南师追影

黄书元:东方出版社出版南怀瑾先生著作缘起

时间:2018-04-14  来源: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作者:黄书元
黄书元

 

编者:作者黄书元先生,人民出版社社长。

2018年3月17-18日,“纪念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系列活动,在上海恒南书院举行。本次活动由南怀瑾文教基金会、南怀瑾学术研究会、恒南书院、江村市隐主办,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浙商总会、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协办,恒南书院承办。

本文系作者在纪念大会上的致辞。经作者审定,授权南怀瑾文教基金会、南怀瑾学术研究会、恒南书院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南师百年诞辰纪念活动发言

黄书元

 

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

 

今天是南先生诞辰百年纪念日。近日在各地、有多场纪念南先生的活动。我觉得南先生的诞辰日,必将成为中国文化史上一个重要的纪念日。今天我们虽然再也不能见到南先生的身影,再也不能聆听南先生的教诲,但是看到在座各位先生,各位学术文化界的名家、学者聚集在这里,听到了前面几位的精彩演讲,这些不仅是怀念南先生,也是在为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尽责尽力。让我感觉到南先生并没有离去,先生仍在指引着我们,仍在关注着我们,先生的志愿后继有人,并将代代相传。

 

这几年,每当我看到南先生的书,就觉得南先生一直都在我们身边,“等身著作还天地”,他留下大量的著述就是最好的证明。

 

回想起我第一次到庙港拜会南先生,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当时我们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史原朋先生引荐,在太湖大学堂拜见了南怀瑾先生。记得当时我们到的比较晚,主要的交谈是在大学堂的餐厅里。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理解和认知方面,可以说我们与南先生一拍即合。记得当时南先生说:“你是人民出版社,我有人民公社大食堂,都是人民嘛。”经过认真沟通和多方了解,南先生也认可人民出版社对抢救、弘扬中华文明的强烈社会责任感和紧迫感,决定和人民出版社合作,以东方出版社的名义出版,发行其著述,于是就有了我们和南先生延续至今的出版缘分。其实南先生最早是希望以人民出版社的名义来出版他的著述。当时我跟他说,用东方出版社更适合,为什么呢?第一,人民出版社是党社,以国家党政类、意识形态类的图书出版为主,并不太适合南先生;第二,东方出版社当时是我们的副牌,主要出版人文社科及大众普及类的出版物,读者定位更适合南先生的图书。加之南先生的书讲的也是中国传统文化,所谓东西方文化,东方文化的主要代表就是中国文化,而中国文化渊源、流传、影响等方面,更与东方文化水乳交融在一起。换句话说,用东方出版社更切题,空间也更大,也符合南先生包融“两岸三地”及八方来宾的身份。南先生觉得有道理,欣然同意以东方出版社名义出版。

 

第一次见面不到一个月,我们第二次又去拜访南先生,就如何正式开展出版合作的有关问题请教南先生。也是4月份在太湖大学堂,我们从午饭后就开始了就出版中的具体问题进行商讨,每一个条款都过了一遍。晚饭后又接着讨论,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90高龄的南先生一直兴致很高,不见疲色。中间谈到他年轻时在四川练武时,还离席站了起来,比划了几个招式,最后来个白鹤亮翅造型,让我们都喝彩起来。随后他亲自签署了出版合同,还专门安排了从美国回国的大律师吴研雷先生作为签约见证人,并要求他也在合同上签字。他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开始,美国大律师的见证,更说明了这件事的重要性。吴律师当时也说:“今天我见证了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 ,我相信这个合作一定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南先生生前,每一份出版合同都由他亲笔签署。为了区别南先生以前在大陆出版的图书,更是考虑这次出版将是一个长期稳定的多卷本的合作,南先生和我们出版方都觉得应该起一个系列丛书名。鉴于南先生的图书多半是讲述整理出来的,而且当时南先生在太湖大学堂开堂讲课,所以我就建议以“太湖大学堂系列”作为丛书名,先生当即表示赞同,这也便是东方出版社出版南先生作品的开端。

 

到如今,我们出版南先生的作品已经十年了,十年也只在弹指之间。与南先生的交往,还有很多值得一提的事,譬如说北京的多家我国最重要的媒体曾想联合采访南先生。他们委托我去找南先生,请南先生给一个采访机会,南先生婉拒了。另外我也和我们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去太湖大学堂聆听南先生的授课,等等,这些往事可以说历历在目,因时间关系就不在这里一一叙述了。

 

南先生过世后,得到先生后人的信任和厚爱,继续授权东方出版社出版先生的著述。其中有先生不曾面世的作品,以及在大陆出版过的简体字作品。这些都由90高龄,追随南先生40余载的刘雨虹老师率领的著述整理团队重新整理修订,交由我们出版。在此作为出版方,我要特别感谢刘雨虹老师和她的南师著述整理团队——各位参与者,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辛苦无私的付出,兢兢业业、默默无闻的努力。更衷心感谢南先生的子女一直以来的信任和理解,在南先生仙逝后,我们共同面对各种情况,风雨同舟,互相扶持走到今天,我相信更会走向未来。

 

到目前为止,我们东方出版社已经出版了南怀瑾先生著述,平装本48种52本,如果再加上其他各种版本,总共是80余种。将南先生的著述出齐,一直是我的心愿,我记得有一次拜会先生,我提出要给先生出全集。先生说,能在东方社出全集,当然很高兴,但是也觉得有些书在大陆顺利出版,也还要有一个合适的时机。无论如何,我们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如果说老子是因为《道德经》、孔子是因为《论语》、耶稣是因为《圣经》、柏拉图是因为《理想国》、释迦摩尼是因为佛经等等著述传承下来,才为后世众人所景仰和学习。那么南先生的著作,也必将在现在和未来,温暖千千万万的读者,给无数人在黑夜中带来光明。所以,为了让后人全面准确地理解和传承南先生的思想和精神,为研究者提供方便,也为防止天长日久文章散失,我觉得,今天也是到了我们提出出版南先生全集的时候了。我希望能得到在座各位的支持。

 

其实南先生心心念念的,不仅是他自己的著述。南先生曾带我们观看他的藏书,有很多珍本,还有很多绝版孤本。但他对我们说的最多的,不是这些老书有多珍贵,多难得,而是说这些书有多重要,多有价值,应该整理出来,多印一些,让更多的人看到、读到。

 

2012年7月我们最后一次拜访南先生,他那时因肠胃不适,面形憔悴。但因席间谈起要在大学堂设立一个编辑部,专门整理出版他的所有著述以及他挑选出来的值得出版的典籍和老书,老人家一下又来了精神。我当时还与先生商量,我们出版社每年都有新入职的硕士博士,刚好先来这个编辑部锻炼一年,在先生跟前熏陶学习,相当于请南先生给我们带一带新人。南先生很高兴,一直和我们谈到晚上10点多,在我们的再三催促下,南先生才去休息。临走时还一再对我们说:“要快呀,我读过的好多书现在已经没有了,要抢救出来呀, 这些书对今天是有大用处的。” 这些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古籍老书,是南先生最牵挂的事。借用先生至交钱吉先生的诗“知君两件关心事,世上苍生架上书”。

 

文化传承之事在于践行,只有传承下来的才是活的文化,这是我们从南先生一生行止、思想著述中得到的最重要的启示。也是我们作为对弘扬传统文化肩负责任和使命的出版者,要深思、反思的地方。

 

转眼间,南先生离世已五年。常想念先生,游刃于三教、百家之中而别开生面的言谈,常回想先生明师之风骨,宗师之气象,菩萨之境界;景仰先生的学问,更感佩先生的胸襟怀抱,和他苦行一般实践悲愿的坚韧、坚毅。他是永远的南老师,他一直与我们同在!谢谢大家!(鼓掌)

 

---本文标题由实修驿站编辑添加


  上一篇: 王学信: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纪念南师怀瑾公百年诞辰

  下一篇: 返回列表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