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南怀瑾老师 > 了解南师 > 其他资料

学者解读南老师著作《漫谈中国文化》

时间:2016-06-12  来源:  作者:吴琼恩

【编按】本文摘自吴琼恩教授著作《迈向盛世中国的最后一里路》。吴教授是美国奥斯汀德州大学哲学博士,曾任政治大学公共行政系所主任、华夏行政学会理事长、《海峡评论》杂志社社长,现任中国政法大学特聘教授,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国家行政学院等大学客座教授。

 

一片白云横谷口
几多归鸟尽迷巢
  --解读南怀瑾著作《漫谈中国文化》
漫谈中国文化

 

最近,国学大师南怀瑾将他在苏州太湖大学堂,对大陆财政、金融和企业界、学术界的高阶主管演讲的内容出书。这本《漫谈中国文化》的新书,读来处处启迪智慧,好像置身于中国文化精神的核心,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国家的政治前景路线,乃至于新时代人类文化发展的愿景。

 

这种直观顿悟的智慧,与西方逻辑分析的理论推演,是很明显的两条不同的研究途径,但互不冲突,反而可以相辅相成,深入理解文化精神的核心底蕴。

 

南怀瑾是当代禅密宗的修行者,他的著作等身,《漫谈中国文化》新书的出版针砭时弊。依我看,西方文化的资本主义危机,和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化方向感,就在于「技术理性」的超越,并非像美国经济学家佛里曼所说的「金融乱象无药可救」。

 

从中国文化历史精神的高度,俯瞰西方国家当前的金融困境,南怀瑾指出:「经济发展到一个阶段,个人也好,国家也好,要节制,不是说到处去弄钱来扩张,尽量的膨涨,这都是问题,问题的最后是『几多归鸟尽迷巢』,找不到路了」。……

 

他说,企业要有远大的目标,对国家社会有五十年、百年以上的贡献,决定一百年后社会国家的发展,这叫企业。

 

《易经》:「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要把企业当事业来办,否则,开个公司,图利自己,没有远大的目标,想怎样就怎样,不过是个人欲望的膨胀而已,结果为达私欲的满足,不择手段,成为「技术理性」或「工具理性」,过度膨胀不负责任的文化现象,所谓「自肥」、「造假帐」、「伪劣产品」、「信用破产」、「全球暖化」、「石油危机」……等等皆因失去「目的理性」原则性的坚持,而误人误己、误国误民,更遗祸地球、伤害子孙后代。

 

南怀瑾纵观中西文化的历史经验,指出司马迁是历史哲学家,也是历史文化的一个大导师,集成中国老庄道家的文化观点,足以就资本主义时代的病痛,扭转中国当代重经济、轻政治的「迷巢」。

 

针对十七世纪以后,西方文化思想,以经济来解决政治的路线,南怀瑾说:「中国几千年文化刚好相反,经济摆在第二位,有好的政治,经济自然就会好。」他说诸葛亮之前的大政治家管仲「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虽然强调经济的重要性,但可别忘了管仲是政治文化领先,而非经济领先。他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国家的治理要有原则性的坚持,公司的治理何尝不然?……

 

国家或企业的治理,皆须目的性、原则性的坚持,作为行动正当性的基本标准,如果失去此基本标准,一味以权变或权谋为主轴,演化结果自然无方向感,而有中国古代禅宗的两句话:「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

    

南怀瑾认为,现在的世界就是春秋战国的放大。孔子在春秋晚期即慨叹时代的病痛:「技术理性的膨胀」。

 

他说:「三年学,不至于谷(即名利之意),吾未之见也。」学习不是真学习,反而是为了名利才学习。春秋晚期的技术理性膨胀,到了战国时代,一变而成权谋横行的时代,有如当今资本主义后期,或后资本主义时代,权谋横行,到处讲谋略的变通,而忘了领导人的节俭、谦虚和务实美德的自我管理,也忘了「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那种原则性和正当性的坚持,有贵于权谋的应变,乃可长可久之大道。 

 

---摘自吴琼恩教授著作《迈向盛世中国的最后一里路》


  上一篇: 南怀瑾先生与中国文化

  下一篇: 返回列表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