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南怀瑾老师 > 了解南师 > 其他资料

南师口述:当年峨嵋发愿,普贤菩萨为证之事迹

时间:2016-07-06  来源:  作者:

(胡松年译自原录音档)

**************

南公怀瑾老师口述:

    …… 永远还不了他的帐,通永师父,现在还在,他现在是峨嵋山之宝,老和尚,他们(指在场之一些学生)很多都见过了。

我说:「谁有胆跟我去施食?」嘿!有好几个老和尚,通永法师是年轻的一个,有一个挑米的哑巴师兄,还有三、四个,共十多个人。

「那么我们跟你去,到哪里去?」

「山王庙。」

 

大家说,「那!严重!」因为庙子出来到山王庙,还有一点路,等于从我这里到小木屋,还远一半路,夜里很荒凉,因为大家怕的,算不定山王出来了,那个黑老虫出来了,这个山上有一个黑老虫,一个毒蛇,都是庙子的护法,就怕!我说:「谁跟我去啊?」「好吧!你去就跟你。」

带上了施食的米、酒杯,到山王庙坐下,我就作了施食,简单明了,施食完了,把米也撒了,山上天色整个是黑的。我一下有了个冲动,说:「我施食是要有证明的喔!不是那么施了就完了,像你们放蒙山、作焰口一样,看不见东西,不行的!」

 

我坐在那里正中央,你看这些老和尚们,都是老前辈,两排坐在旁边,我把手拍在地上,那也都是真的,一股冲动,我说:「我要到峨嵋来闭关,峨嵋是普贤菩萨的道场,对不起,向菩萨请求,我在这里闭三年关,也向山神、诸佛、龙天护法,打个交道,如果我所得的、所证的这个佛法,是真的,你给我一个证明。如果是假的,就不给我证明,明天我就下山,佛法无灵,佛法不灵了;我闭关出来,一个愿望,不管我出家、在家,弘扬正法,同时,一手扶持儒家,一手扶持道家,为人类文化弘扬,就是这个愿望,我生生世世都是这个愿望,如果做不到,下地狱,能不能给我一个证明?」

 

我把这个手向下一拍,那奇怪啊!你们看过照明弹吗?(有人答:「看过。」)你是在哪里看过?(有人答:「当兵时,夜里演习。」) 是空中下来的吗?是空中的吗?颜将军看过吗? (有人答:「看过。」) 空中飞机上下的,抗战时候。(有人答:「那没有看过。」) 你们看,日本人每天轰炸我们,那个照明弹,飞机一群,连锁飞的,十几架飞机,每一架飞机下来,都嗤!(一声),是个照明弹,不是炸弹,整个地区像我们吴江,四架飞机丢了四颗照明弹,整个的吴江,天亮一样,都看得清楚,空中下来的照明弹,这叫做照明弹,不像你们所说的那种陆军用的照明灯。譬如说,假使我们这里上空有一个照明弹下来,整个我们太湖大学堂,包括七都镇、太湖,整个都亮了,如白天一样。

 

我这话一讲,哗!大家听到空中一声,嗤──!噢!那些老和尚,睁着眼睛都吓住了,赶快合掌,那个照明是有声音的哦!那个峨嵋山高山上,也没有日本的飞机来,空中忽然来了,嗤──!四个字「声如裂帛」,好像一块大布撕开一样,嗤──!一片光明,整个罩住了,很久喔!二十几分钟不动,整个峨嵋山亮了,我说,你们看,佛法是真的吧!嚄!这些老和尚,跪下来,不只对着光,还转过来向我拜,「菩萨,肉身菩萨来了!」顶礼,我也赶快起来,向诸位老前辈致意。为什么通永师父,你们都见过的,看到我,哎!老师是菩萨呀!

 

这一下,我看到了,我就合个掌,谢了!证明有这个事,就在这里闭关了。然后,我说我的愿望如此,但是,我当时讲了一句话,「你们注意喔!在座的自己人,如果明天泄漏一句话,说真有这个事,当场就死,不准泄漏。」所以通永现在不敢讲,看到我直恭敬,为什么这么恭敬?一方面我带领他打坐修行,一方面他感谢我,他都快一百岁了,还不敢说。

 

为什么?你们注意看啊!《五灯会元》、《指月录》,你们翻开看看,有个嵩岳元珪禅师,东岩寺的山神来皈依他为师,现过这样的神通,元珪禅师当场吩咐。你们可翻开书上去看,因为我爱看这些,而跟你们讲,《五灯会元》、《指月录》看得太熟了嘛!元珪禅师吩咐弟子,不准说喔!那个东岩庙给他显神通,最后要求,元珪禅师不要啊!但是他皈依了师父,一定要表示一下神力、神通,鬼神真有的,师父给他逼得没有办法,说道:「我这边山上,都没有树,一棵树都没有,而对面山上有那么多大树,你有神通,你给我移过来,就是这一点。」他说:「好!你们夜里不要怕!」一夜风雷,早晨起来,对面山上,一棵树一根草都没了,全都移到这边来了,元珪禅师就吩咐弟子们,出去不准说,任何人泄漏了,他讲了四个字,我很深刻,「人将妖我!」你读古文要看懂,语句阐诠了以后,就说我是妖怪了,有神通,「人将妖我!」所以书要读懂。

 

这一点印象,我很深,所以当时我看了这个,我说:「你们不要说,下山以后,说了会死人。」这样我就可以闭关,就震住了。但是我三年还没圆满,差几个月,山下来警告我,侍从室的蒋XX来,「赶快下去,转移一个地方,这些和尚靠不住啊!会妒嫉你,我们兵都在下面,也不能派兵在你关房外面,人是很讨厌的。」所以,我转下来,再到五通桥闭关,而「准提法」就是在五通桥得的,有这个道理。这些我都没有跟你们讲。

我讲这个故事,干什么?你们不知道,迷信也好、佛法,我这个人不搞这一套的,我九十几了,我怕我的三个愿力,不能完成,现在还没有半个接手的人,我怕我落在袁先生讲的话,所谓「空落在先师之谶」,袁先生也走了,「先师之谶」,谶语!他当时怎么讲?「怀瑾啊!告诉你,我可以走了,因为我有了你,够了!我看你将来一辈子,像你自己一样的,半个都找不到,你惨了!」当时,普通的话,我真有点害怕,这个交代不下去。

所以,这一次的动机要你们来,讲唯识啊、修持啊!我为什么苛刻人家,因为我已经九十多了,来不及了,我现在没有人啊!半个都没有!我空落先师之谶啊!是这样一个道理。

 

这个话讲完,几天以后,峨嵋山的副寺,这个和尚找我,副寺就是副当家,因为大坪寺到外面,到眉山,有很多的财产,租田在那里,眉山是苏东坡的家乡,他每年秋天都下山,到眉山收租谷回来养庙子的费用,他下山了。这个人非常老实,我这入关的故事完了,他已经跪下来拜得很诚恳,当时看到这个境界的。他下山收租,一个礼拜以后,山下种田的佃户害怕,上山来讲了,说:「对不起,副寺在我家死了。」大坪寺全庙惊讶,他身体好好的,六十多岁,身体很壮,精神很好,是怎么死的呢?说:「他在我们那里,吃完晚饭,跟我们谈话,谈话谈话,坐在椅子,靠着就死了。」我一听,他一定讲了这个事。我说:「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可是我当时讲,谁漏了这个消息,说这里现过什么神通,非死不可,就是这么一回事。」

 

现在都把它破掉了,我今天把它讲明了,破开了。愿力、佛法,说空,就一切皆空,有,就一切皆有,好好修持,努力用功。

 

这个话说过去了,这一段,最好暂时不要纪录,将来我会写的,详细写的,如果我还留到(活着),自己还会写,暂时告诉你们。

****************************

 

附录:《五灯元会》卷第二之部份节录

嵩岳元珪禅师

嵩岳元珪禅师,伊阙人也。姓李氏。幼岁出家。唐永淳二年,受具戒,隶闲居寺,习毗尼无懈。后谒安国师,顿悟玄旨,遂卜庐于岳之庞坞。一日,有异人峨冠裤褶﹝徒颊反﹞而至,从者极多。轻步舒徐,称谒大师。师睹其形貌,奇伟非常,乃谕之曰:「善来仁者胡为而至?」彼曰:「师宁识我邪?」师曰:「吾观佛与众生等,吾一目之,岂分别邪?」彼曰:「我此岳神也。能生死于人,师安得一目我哉!」师曰:「吾本不生,汝焉能死?吾视身与空等,视吾与汝等,汝能坏空与汝乎?苟能坏空及汝,吾则不生不灭也。汝尚不能如是,又焉能生死吾邪?」神稽首曰:「我亦聪明正直于余神,讵知师有广大之智辩乎?愿授以正戒,令我度世。」师曰:「汝既乞戒,即既戒也。所以者何?戒外无戒,又何戒哉!」神曰:「此理也我闻茫昧,止求师戒我身为门弟子。」师即为张座,秉炉正几曰:「付汝五戒,若能奉持,即应曰能;不能,即曰否。」曰:「谨受教。」师曰:「汝能不淫乎?」曰:「我亦娶也。」师曰:「非谓此也,谓无罗欲也。」曰:「能。」师曰:「汝能不盗乎?」曰:「何乏我也,焉有盗取哉?」师曰:「非谓此也,谓飨而福淫,不供而祸善也。」曰:「能。」师曰:「汝能不杀乎?」曰:「实司其柄,焉曰不杀?」师曰:「非谓此也,谓有滥误疑混也。」曰:「能。」师曰:「汝能不妄乎?」曰:「我正直,焉有妄乎?」师曰:「非谓此也,谓先后不合天心也。」曰:「能。」师曰:「汝不遭酒败乎?」曰:「能。」师曰:「如上是为佛戒也。」又言:「以有心奉持而无心拘执,以有心为物而无心想身。能如是,则先天地生不为精,后天地死不为老,终日变化而不为动,毕尽寂默而不为休。信此则虽娶非妻也,虽飨非取也,虽柄非权也,虽作非故也,虽醉非惛也。若能无心于万物,则罗欲不为淫,福淫祸善不为盗,滥误疑混不为杀,先后违天不为妄,惛荒颠倒不为醉,是谓无心也。无心则无戒,无戒则无心。无佛无众生,无汝及无我,孰为戒哉?」神曰:「我神通亚佛。」师曰:「汝神通十句、五能五不能。佛则十句、七能三不能。」神悚然避席,跪启曰:「可得闻乎?」师曰:「汝能戾上帝、东天行而西七曜乎?」曰:「不能。」师曰:「汝能夺地祇、融五岳而结四海乎?」曰:「不能。」师曰:「是谓五不能也。佛能空一切相,成万法智,而不能即灭定业。佛能知群有性,穷亿劫事,而不能化导无缘。佛能度无量有情,而不能尽众生界。是为三不能也。定业亦不牢久,无缘亦是一期。众生界本无增减,亘无一人能主其法。有法无主,是谓无法。无法无主,是谓无心。如我解,佛亦无神通也。但能以无心通达一切法尔。」神曰:「我诚浅昧,未闻空义。师所授戒,我当奉行。今愿报慈德,效我所能。」师曰:「吾观身无物,观法无常,块然更有何欲邪?」神曰:「师必命我为世间事,展我小神功。使已发心、初发心、未发心、不信心、必信心五等人目我神踪,知有佛有神,有能有不能,有自然有非自然者。」师曰:「无为是,无为是。」神曰:「佛亦使神护法,师宁隳叛佛邪?愿随意垂诲。」师不得已而言曰:「东岩寺之障,莽然无树,北岫有之而背非屏拥。汝能移北树于东岭乎?」神曰:「已闻命矣。然昏夜必有喧动,愿师无骇。」即作礼辞去。师门送而且观之。见仪卫逶迤,如王者之状。岚霭烟霞,纷纶间错,幢幡环佩,凌空隐没焉。其夕,果有暴风吼雷,奔云掣电,栋宇摇荡,宿鸟声喧。师谓众曰:「无怖,无怖!神与我契矣。」诘旦和霁,则北岩松栝尽移东岭,森然行植。师谓其徒曰:「吾没后无令外知,若为口实,人将妖我。」以开元四年丙辰岁嘱门人曰:「吾始居寺东岭,吾灭,汝必寘吾骸于彼。」言讫若委蜕焉。

*****************************

 

撰译此文之缘起:

这段有关 南公怀瑾老师于峨嵋山闭关岁月所历之公案,乃 南公于2008年8月期间,在太湖大学堂开课时,初次透露。 南师仙逝后,先后有几位当初听课之老学生们,凭其记忆,将此事分别公诸于世,或以文字叙述发表,或以访录方式口头描述。然各方所言,内容又不尽相同,令人颇有不清或混淆之惑。

有鉴于此,末学有幸,获得并聆听原始录音,发现原始之内容,与前对外所发表之各说,均有相当之出入。与其让不完整之讯息,流传网络间其他媒介间,不如将史实还原,详细译述此段公案,全盘托出。由于此一公案,非比寻常,乃 南公此生经历中,极为重要之一环,含糊不得,精准地还原史实,有其必要。同时,也可藉此令大家了解到 南公生生世世之宏大愿力之所在!

南公当时是完全口头叙述,主题之外,时有插入其他解说之部份,话锋时岔出去,又时回转过来,译文力求保持 南公所说之原貌,以表达原真为主轴,由于文字上,难表达当时之语气,故审慎之标点运用与精准之段落划分,则更显重要。

南公当时引用之成语或公案,有些地方,口语并不清楚,故亦须多方搜寻查证,以期译文内涵精准为要,目前所译,应合 南公原意。

 

综合 南公之叙述,依末学之见,有几项重点,列举如下:

(1)     当时祈请普贤菩萨与龙天护法,赐予一个印证,即自己所证得之佛法是真的,如果没有显示印证,就表示其所证到的佛法是假的,他就立即下山,不再闭关修行了。

(2)     然后 南公发了大愿,除了弘扬佛家正法外,同时,并重儒、道两家之提携,为整个人类文化而弘扬。这是他老人家生生世世之大愿,鞠躬尽瘁,若做不到,纵然下地狱,也在所不惜。所发之大愿,亦请普贤菩萨与龙天护法,显示印证。

(3)     天显奇迹印证后, 南公禁止在场诸人将此事说出去,其目的有二,一则是若说了出去,传扬开来,受人瞩目,他的关也就闭不成了,修持就必中断;另一则是恐怕「人将妖我」之事发生。因为无论别人将其神格化或妖魔化,均非其所愿也。

以上乃末学撰译此文之缘起,多属个人见解,仅供参考。

末学 胡松年 谨上

2016年7月5日

 

转自胡松年老师博客:

http://blog.sina.com.cn/ahuny


  上一篇: 学者解读南老师著作《漫谈中国文化》

  下一篇: 返回列表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