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南师追影

李慈雄:南怀瑾老师临终交待的六个字,最平凡也最深刻

时间:2019-07-15  来源:  作者:李慈雄

李慈雄简介:

斯坦福大学博士

上海斯米克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

上海工商联副会长

上海台商协会副会长

 

01  他弯下腰去看马桶有没有洗干净

有一个星期六下午,我主动地到南怀瑾老师那边去,说报告老师,我想正式来跟您学习。他当时抽着一根烟看着我,他说我这里要交很高的学费的。

但我缓缓说,我家里因为父亲是公务员,要养三个孩子念大学已经很辛苦了,所以没有额外的钱再来交学费。

那他也不说话, 我愣在那边也舍不得走。当时呢就这个样子两个人,差不多彼此注视了快一分钟,他缓缓地说,不过你可以来打工抵学费。

当时我眼睛亮了,我说打什么工呢?他说你可以来扫厕所啊,可以来抹地,可以来倒茶。我说是这个样子啊,他说你愿意做吗?我说很愿意做,因为从小妈妈是这样教起来的。他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呢?那天是星期六下午,我说今天就开始啊。他说真的?我说真的。

所以我们就卷起袖子来跟另外一个同学就从最简单的扫厕所、洗杯子开始做起的。

那他的教育法很奇特了,我们第一次洗完了,扫完厕所了,我记得那时候是从三点洗到差不多五点多吧,他亲自来检查,看你这个马桶啊有没有洗干净。

因为你们知道马桶假使洗过的,真正会有臭味是里面内衬黄的那一层,他弯腰下去看有没有洗干净。像洗茶杯,他把那杯子拿到太阳光下面看,看你的嘴唇印有没有把它洗干净。在一开始我记得那个杯子没有完全洗干净,他说这是你洗的,当时也难为情的。

但南老师的教育法是身教跟言教一起的,所以就是有客人来我们一起去帮他倒茶。在一开始这个茶壶蛮重的,没有抓紧的话水会倒在茶杯外面,他会当着客人面前笑你,什么什么名校的学生连个茶都不会倒。当时我就想说钻到地洞里面去,事实上南老师就这样在言教身教。包括跟客人在谈话之间,我慢慢地就耳濡目染,就这样开始学起来。所以他的教育方式跟现在教室里的教育方式很不一样的。

 

02  南师教化的六字真言

南怀瑾老师后来生病了。人总是生老病死很正常的,佛陀也有走的时候嘛,孔老夫子有走的时候,老子有走的时候。再伟大的圣人一样会走的,所以我想就很平凡地来看这个事情。

但我想他这辈子是不辞劳苦,不计自己个人的得失,就只做一件事情,就是在传播中华文化的精华,结合西方科学西方文明,他一辈子只做这件事情。

在南老师走之前,我跟他最后一次谈话,他当时鼓励我出来开始讲课。因为我一直很迟疑,觉得自己程度还不够。那他一方面鼓励一方面就说,他说慈雄啊,你要整合四书五经、历史,包括道家、佛家,还要整合西方的科学,不要走哪一家。

我就半开玩笑地跟他讲说,老师,这我们岂不是“一无是处四不像”吗?他说是啊是啊,我们本来就是“一无是处四不像”。所以我想你能看出他的情怀是很大的。

当时他还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他说慈雄啊,你要记住,只要能够不断地反省,同时很谦虚,你就不会有大错了。我因为当时看他在咳嗽,我说老师我记得了,所以我就走出来。在外面我跟另外同学讲话,他还在旁边,他当时拉开嗓门讲,他说慈雄啊,你要用功!

事实上他平常要骂我不够用功可能不好意思讲,他知道不讲不行了,当时他眼泪都差点掉出来。所以你看他临走之前跟我最后一次比较正式谈话,就交待六个字:反省、谦虚、用功。最平凡的六个字,也最深的六个字。

 

03  他为中国文化的断层而流泪

我想南老师一辈子就只做一件事,就想把中华文化的精华结合现代社会的需求跟西方的文明,能够把这一条人类道路开拓出来。所以他对中国文化遭到很大破坏,他心里面是忧心忡忡的。

有时听到他讲课讲到这些事情,看得出他真是为中华民族为中华文化而担心而悲伤的。所以我们因为受这些感动,觉得我们应该就是能够尽一己之力呀,把中国文化的根给它传下去。

2009年他在一次打七的时候讲到中国文化断层的事情,他当场情不自禁地就哭起来了。像这种九十几岁的老人家在现场对中国文化对中华民族那种感情,在现场我想是体会很深的,那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出来的。

他这辈子做这件事情,所以他出很多书讲很多课,也就只是做这件事情,他没有变过。这是他伟大和了不起的地方,也是很平凡的地方。他很关心我们中华民族,自己本身文化的根不仅不要断,而且怎么样能够整合东西文化的精华,能够在这个时代真正引领人类跟社会。

然后你说我们要做中国梦,这实际上也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经济上你很容易看数字,军事上你也可以看具体的硬实力。但是文化思想本身呢是值得我们这一代人,整个国家民族深刻地反省跟反思的。我也很高兴目前国家已经充分看到这一点,而且在大力推进。我相信很多有识之士也是各方面在进行这件事情。

 

04  临终前两三天还在批作业

南老师做人处事很圆融,他常常讲“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他觉得念书不要变成书呆子,书是拿来用的,不只是增加几个名词,好像表示你有学问,所以他很强调我们做人处事要圆融。

第二是他本身,你看南老师一辈子很努力很精进的。他事实上到要走之前两三天还在批学生的作业,他一辈子真是活到老学到老教到老,这种精神我是很少看到了。他当时已经95岁了,而且身体有一点生病的,还能够这样子,这种精进的精神,真的很少看见了。

第三个就是他极度平凡。他再三强调一个人要平凡,平凡之中自然高明,高明之中也自然就平凡。然后他提到你不管做什么职业,都只是表面的职业,你人生的价值不在那职业里面。这方面我们处处看他对学生对自己家人都一律平等,所以他提到“视天下人为子女,视子女为天下人”,这一点他彻底做到了。坦白讲我们自己做不到,这是属于对人生方面的。

第四个就是他的学问广博精深,包括不拘一格,也没有说他是哪一家的。所以人家问他是哪一家,他说我不属于哪一家。他常常笑说自己是一无是处,表面上好像什么都不是,事实是他不拘一格。你说他是儒家、道家、佛家,哪一家都通,哪一家也都不是。包括西方的科学西方的文化各方面他都通的。所以很多科学家跟他一谈,谈得很深入,你跟他谈政治也很深入。你跟他请教很多事情,本身那种生机活泼,又是那么深入浅出,一般人都做不到了。(本文节选自《千江有水千江月》访谈系列)


  上一篇: 南老师一上佛光山就被围住请教,没法睡觉

  下一篇: 返回列表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