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准提共修 > 师父动态

首愚长老:殊胜缘起殊胜地 殊胜感应殊胜关

时间:2019-03-29  来源:十方圆明心地涌  作者:首愚长老

首愚长老2018年6月14日在湖南南岳衡山的开示:

1975年1月底,南老师第二次到佛光山打禅七,大家若有看过《习禅录影》这本书,其中第一篇记录的就是佛光山的禅七。

 

回想起来,南老师到佛光山总共去过三次:第一次是演讲;第二次是打七;第三次是1978年中秋节,南老师带着他的公子南一鹏,还有上海恒南书院董事长李慈雄、老古出版社前总经理陈世志,到佛光山看望关中的我,我在《般舟禅关日记(下册)》中对这一段记载得很清楚。

 

南老师上了三次佛光山,真是应了《习禅录影》第一篇后面的一首诗:“寻僧偶尔入山行,青磬红鱼未了情;绿竹还随人意思,吟风来伴读经声”。真的是我也没有想到,我现场听南老师在演讲,也不觉得是在找我呀。我看了《习禅录影》的第一篇后,我也不敢说是来找我。经过几十年后一看,从佛光山出来跟着他老人家的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第二个呀。我后来想,哦!原来南老师的种种开示里头,隐隐约约都已经影射到了我。从密教来讲,真的就是上师在找弟子,弟子也在找上师。

 

这是我跟南上师殊胜的缘分。

 

1975年1月底,我参加南老师的禅七后,到1976年的暑假,我就想闭般舟关了。那一次,我特意到老古出版社南老师的办公室去请示。当时,我是用禅宗式的闭关,一个人进去,一个人出来,没有什么宗教仪式,时间不是很长,两个礼拜,这是第一次,一个人独来独往。

 

第二次闭关在佛光山,那就热闹了,出关的时候是农历二月初一。哎呀!正好碰上佛光山的信徒大会,几万人呐,在看着我,两边都排得满满的,把我羞愧死了。我说,我何德何能呀,这样简单的一个闭关,出关却这样隆重。这是我们星云大师对我的器重。

 

可见,我们参学佛法一定要有善知识,善知识太重要了。我这一生得到三位大善知识的加持,才有今天的成绩。第一位就是我的师父上仁下俊长老;第二位是我们院长上星下云长老;第三位当然是我们南公怀瑾上师了。其中,亲近时间最久的,就是我们南上师了。

 

我这次在南岳闭关,我跟开统师说,到了禅宗祖庭,我们就来个禅宗式的,不用搞那么多的宗教仪式。其实,我本身就是学禅的,不喜欢太多的宗教仪式。所以,我带大家修的准提法,其实是禅宗式的准提法。

 

我记得从五月十九号傍晚到了红叶寨,一直到今天,前后大概二十六天吧,不到四周。这四周前半段闭关比较辛苦,一方面刚入关的前几天天气比较热,后来就越来越清凉了。

 

入关的第二天、第三天,传理会长就给我递了一张纸条,说:“当地管水利的说,大概水只能够用十几天了,再不下雨就要从很远的地方调水。师父,你能不能带大家祈个雨呀?”我就回了一个简讯给他,我说,你就拭目以待吧。我们大家这样虔诚的修法,我也在上面闭关,一定会有不可思议的出现。

 

因为我晓得我们准提法到哪里打七,哪里都是下雨的,这里有很多的典故。这也不完全是宗教的力量,其实也是物理现象。我们金刚念诵,这音声海一传到上面去,再远的地方的云都会被吸引过来,云层厚了,坠下来就是下雨嘛。

 

大概到了第八天、还是第九天,就来了一场小雨。到了第十天、第十一天,雨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了。这个现象,不用我的脑袋想,我用膝盖都想得出来,所以我不会担心雨不来的。

 

尤其龙王菩萨是我们准提法的护法神。我们金刚念诵一念,上到太虚空,所有的云层都会集中过来的,所到的地方一定都是下雨的。去年也是在广法寺,天那么热,结果七天的七,下了五天半的雨,很清凉,并不觉得燥热。所以,传理会长要我祈雨,我一点都不慌不忙,一定会,铁定会的,这是佛法的不可思议,从科学角度看其实也是物理现象。

 

今天,我们大家齐聚一堂,你们每天早课五点半到六点半,在那边打易筋经啊、跑香啊、行般舟啊,其实我都看在眼里,我在看你们怎么跑呀,怎么打呀。哈哈。

 

我的闭关如果从同净兰若的第一次般舟关算起,到今年这一次已经是第三十五次了。各位,你看我的《般舟禅关日记》就知道,那是吃了多少苦头呀。我身心闭的最好应该是第二次,就是记录在上册最后倒数第二篇的《我如何习修般舟三昧》。当时发表在《觉世》杂志上,编辑因为偷懒,他说都是数字好麻烦呀,结果把我每天所记录的第几支香、第几支香的全拿掉了,其实那个很重要。那就像爬山一样,慢慢爬、慢慢爬,我到最后最高的记录是,连续走二十二个钟头,拉绳子休息两个钟头,再继续走二十二个钟头。总之,《般舟禅关日记》上册的涵义很广、很深,下册完全是在功夫上面的。

 

尤其书中跟南老师探讨,那是针锋相对呀,我那个时候真的是瞎子不怕大炮,对南老师还不了解,敢跟南老师对着干。我说,老师你这个观点错了,你这样批评佛教是有问题的。南老师说,“你不懂,你不读书”,打得我满头包。

 

在我第四次闭般舟三昧关后,就改成专修准提法了。其实应该是,一个是坐禅,一个是行禅。现在登山、爬山啦,其实那是偶尔为之。如果走路你能持之以恒,对身体一定是好的,这里面有很深的道理。

 

我这次闭关开始比较偏向膻中穴,因为晓得念动气动心脏跳动,它是一体的,但也不能太注意膻中穴。膻中穴关联心经跟心包经,心经是形而上的,关系我们的意根;心包经统摄了三焦,其实就是指我们的身根。我们的身体你掐哪里哪里痛,这是身根,身根在六尘里属于触尘。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不能讲的太深、太广。

 

所以说,各位,你不一定非得爬山不可,你可以在你家附近,好比我楼上走廊那么大的地方,你也可以来回走啊,走得很好。我去年在五台山也是这样。你只要每天坚持走个半个钟头、一个钟头,就会收益,这里头牵涉太广了。真正走路来讲,五脏六腑、十二经络都在通啊!你坚持走路,再配合念净法界咒,一样是修法啊。

 

2014年,我在台湾十方禅林闭关,上海的黄文涛中医师特别帮我推拿、按摩。我想他难得来一趟,可以借此机会请教他一些问题,便事先看了一些中医的基本常识。我才发现,哦!原来我们的两条腿、两只手,正是十二经络的走向所在。按照《黄帝内经》的说法,我们五脏六腑的气血走向、经络走向,是由胸走手,由手走头,由头走足,再由足走入腹胸。

 

就手来讲,由胸上来,中间中指这一条是心包经,小指是心经,大拇指就是肺经,这是手三阴,转过来就变成手三阳。由手再走到头部,心包经转过来就变成三焦经,心经转过来变成小肠经,肺经转过来变成大肠经。由头部下来变成了足三阳,到了脚底上来就变成足三阴,又回到五脏六腑,构成一个大的循环。

 

我们身体内侧是阴,外侧是阳,包括手脚、胸背都是一样。我自己也画了个图,在那一次关中就写了一篇文章叫《中医诊疗与佛法修证之论述》,想不到一写就抓到《黄帝内经》的精华,也与佛法精华完全融在一起了。

 

南老师讲的《准提圆通》也算是我负责编辑的,作为一个总的指导。我的《般舟禅关日记》已经出版了,《十方》杂志的叶总编辑告诉我说:“师父呀,最好出一系列的禅关日记”。我说好呀,第一部是《般舟禅关日记》,第二部就是《厦门南普陀禅关记》,第三部准备用的题目是《耳根圆通禅关记》。我想看看今年年底之前能不能把它完成。耳根圆通之深,不可思议。这一本书出来后,希望大家好好研究,将来有机会再详细讲。

 

其实,我们准提法是融合了《楞严经》二十五圆通,统摄了二十五圆通。我这次感受更深。也许明天晚上起香后,会讲得更完整一些,因为这次是在祖庭嘛。

 

各位,有没有看过我的那篇《菩萨罗汉证圆通》的序文?里面就提到了《楞严经》二十五圆通,它是从六尘、六根、六识到七大,三六十八加七正好是二十五。本来佛学上六尘讲的是色、声、香、味、触、法,声音是在第二位,结果把它提升到第一位了。二十五圆通中,第一个出来讲的就是五比丘,他们是听闻佛陀讲四圣谛的音声悟道的。

 

接着,从六尘到六根,六根是眼、耳、鼻、舌、身、意,从眼根开始,第七位是眼根圆通,第八位应该是耳根圆通,但是耳根没有了,空掉了,跑到哪里去了?跑到最后第二十五位。

 

所以,从音声开始到耳根圆满,这里头佛教哲学义理很深。

 

我这次关中有几个晚上用功用到很深的时候,尤其到了观想膻中穴,把握念动气动心脏跳动。后来这个心脏跳的快速得不得了。哎呀!糟糕!怎么会是这样的?后来我自己体会到了。其实,南老师讲的“心月孤悬”,不一定在膻中穴哟。“心月孤悬”,其实就是说清净法身无所不在,没有一定在头部,没有一定在胸部,没有一定在哪里哟,这点很重要。正是《金刚经》讲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耳根算是在上丹田,膻中穴算是在中丹田,命门、气海算是在下丹田。为什么我们看到观音菩萨的化身,像水月观音呀、鱼篮观音呀,等等,都在海边、水边,什么道理?耳通气海,跟水跟肾脏都有关系。太极拳的太极式里头,其中有一条力就是从腰部来的。腰部就是气海、命门的地方。我们一般讲比较深沉的呼吸,就是腹部呼吸,腹部呼吸很重要的。

 

所以,紧紧抓住耳根听膻中穴还是不对呀,我这次才发现很大、很严重的问题,还是应该在命门、气海这个地方。这是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的寻声救苦。观世音菩萨在《楞严经》里头提到的耳门圆照三昧,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耳根笼罩之下。在文殊菩萨评论里头称为金刚王三昧,那是不得了。

 

各位,你们用耳根来听自己,其实你仔细观察你的呼吸,呼吸到了最底下的时候,正是腹部呼吸,正是命门、气海的地方。南老师讲的《禅观正脉》这本书的封面,各位有没有印象?书的封面图片就是一具白骨,白骨大概在肚脐底下四寸的地方有个光圈,那是命门、气海的地方。我们所谓的神足通,禅定到了某个时候,气海通了,自然会在空中飞。杨家练内功,练气功,都没有离开气海哟,很重要的。

 

所以,你们早中晚经常走路,再配合修法,这样五脏六腑、十二经络都在通畅中,这叫自我按摩,自我理疗,不要花钱的。你到按摩店里推拿,搞不好要花好几百块人民币呀。而且有的还不是很在行,经络的道理太深了。过去南老师在太湖大学堂讲的,你真正推拿按摩到位了,就不用吃药了,的确是这样。我们每天坚持走路,不要说行般舟,就是经行,细步慢行,对身心一定有益。我可以到前面来,稍微走一段给你们看啊。(师示范,大众热烈掌声)

 

两手自然摆动,很轻松的,这里地方太小了,开统师请我明天早上经行时示范给大家。经行时不能低头,也不能抬头,很自然的,抬头挺胸,含胸拔背,气沉丹田。要气沉丹田,这正是命门、气海的地方。注意到这个地方,它跟耳根是相通的,而且是水火相济,对健康绝对有帮助。这样很轻松的,慢步细行。

 

所以,你想要功夫快,要会用你的耳根,耳根则一定要跟命门相对接,那就看你的本事了。经常这样走路,会加速你身体的转化。先从养生保健入手,获得身体的健康,慢慢进入大道,大道就是明心见性了。

 

---转"十方圆明心地涌"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 首愚长老:准提法门在齐鲁大地放光广利有情

  下一篇: 返回列表

...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